广州特殊儿童上学屡屡被“劝退” 引发热议

【发表时间:2012-02-27 21:19:59 来源:羊城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亮亮仅能记住经常接触的几个人,陪读的姑姑是他非常信赖的朋友 羊城晚报记者 陈文笔 摄 记者 陈晓璇

  新学期伊始,亮亮(化名)在姑姑的陪同下,坐进了五山小学的五年级教室。作为一名自闭症儿童,他实属幸运。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广州适龄户籍特殊儿童基本都能在地段内的公立普校随班就读,但学校缺乏专业资源和相关支持,对孩子的教育力不从心,再加上来自社会的偏见、排斥,孩子面临被学校劝退的境地。

  相关人士建议政府投资设立特殊教育学校试点,派遣特教进驻普校,一对多地支持特殊儿童随班就读,这或许是一条走出教育困境的出路。

  案例

  亮亮的5年求学路

  2月15日,广州市天河区五山小学五年级二班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全班正在上英语课。

  教室最后一排,有个学生一直没有抬头———既不看老师,又不看书,自顾自地埋头画画,时而挠头,时而挖鼻,时而嬉笑。他的旁边坐着一位中年妇女,注意力始终停留在这个学生身上,时不时凑过来跟他窃窃私语。在这间教室里,他俩似乎处于另一个世界。

  这个埋头画画的学生,就是随班就读的自闭症儿童亮亮,中年妇女是陪读的姑姑。“学校能让亮亮入读且让我陪读,很难得,没几个自闭症儿能像他这么幸运。”亮亮的妈妈孙女士谈及这五年的陪读经历,感慨万千。

  亮亮从小就是一个自闭儿,为了让他融入正常孩子的生活,在他适龄上学时,孙女士四处打听哪个学校招收特殊学生,地段内的五山小学答应让家长在课内陪读。

  刚进校时,亮亮不熟悉新环境,情绪特别不稳定,“怪异行为”会随时爆发,有时在课堂上便哭闹起来,无法控制。“连我自己都受不了,更别说老师和同学了。”孙女士说,那时她的心里充满了悲哀,每天放学一走出校门,她就忍不住落泪,回到家就捂着被子痛哭一场,她看不到希望,总觉得有一天会被学校劝退。

  为了照顾亮亮,孙女士把工作辞掉,专门陪着亮亮上课,回家后帮他温习功课。整天面对着这个孩子,孙女士需要超强的意志力。她举例说,亮亮念反了拼音“g”和“k”的发音,她便把这两个音的字和词在字典上查出来,抄在本子上教亮亮读,有些字要教上千遍他才会念。有许多知识亮亮在课堂上根本听不懂,老师也无从帮他,孙女士只好自己教,常常陪做作业至深夜。

  这些年,为了给亮亮治病,家里的积蓄被掏空了。孙女士的丈夫是军人,收入低且常年住在部队,家里的所有担子都压在孙女士身上。为了解决生活的经济来源,孙女士不得不雇人到学校陪读,自己腾出时间经营一家小文具店。

  去年,孙女士生下了小女儿,更没太多精力照顾亮亮了,只能请亮亮的姑姑陪读。孙女士白天打理文具店,晚上照顾女儿并帮亮亮复习功课。“我以前的性情比较温柔,现在十分暴躁,别人半天做完的事情,我必须用一个小时做完,因为我要走在时间前面,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孩子。”

  在学校随班就读后,比起以前经常闹情绪、走路不稳、发音不准等现象,亮亮的行为习惯和沟通能力有了很大进步。做早操时,小伙伴们拉着他的手到操场列队;由于投篮命中率高,同学打球都抢着跟他一个队;雨天过后,班里的同学在会带着他看蜗牛,摘树叶给他闻一闻。

  一二年级时,亮亮的成绩不错,数学能考90多分,但随着升班以及知识难度的不断增大,亮亮越来越跟不上了,对上课也失去了兴趣和耐心,开始厌学。孙女士说,这跟她没好好陪读有关,非常愧疚,但为了生活她不得不如此。虽然现在亮亮有姑姑全程陪读,但姑姑没有多少文化,当亮亮情绪异常时,姑姑不懂如何专业地引导他,而学校也没有专职辅导员和资源教室,无法对孩子提供及时帮助。

编辑:黄薇茜
 网友留言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