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教育>头条> 正文

西藏科考从“30后”到“90后” 60年的坚守与痴迷

【发表时间:2012-09-04 09:01:35 来源:光明日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北京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前身)教师郭兴(后任副校长)在冰川考察中。记者关天一摄

  

野外考察中的西藏队队长郭铁鹰。巴登珠摄

  莫宣学院士(前排左一)邓军教授(后排右一,现任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校长)2009年在青藏高原进行矿产考察。赵志丹摄

  2012年2月4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传出喜讯:“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项目获得2011年度唯一一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对于该项目的重要参与单位中国地质大学,这个消息给学校从事西藏地质研究的几代学者带来莫大欣慰!

  在地质学家的眼中,西藏是地球动力学和大陆动力学的天然实验室,也是研究地球板块运动的最佳场所。一个多世纪以来,这块神秘的大地,一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探险家、地质学家。对于中国地质大学,西藏科考更是自建校以来科研工作的重要领域。

  两位年轻教师成为学校进藏科考开拓者

  1952年,分别从西南联大和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的王大纯、朱上庆两位青年教师来到北京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前身)报到。这所刚刚在院系调整中,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等高校地质系合并而成的学校,名家云集。

  手续一办完,王大纯和朱上庆就作为中国科学院著名的地质学家李璞的助手,踏上了随军进藏开展地质考察的征途。西藏可以进行地质考察的时间一般是5月到10月,他们连续去了3年,写出了出自中国地质学者之手的第一份西藏地质考察报告,结束了外国人垄断西藏考察的历史。

  “在西藏,要科考就要能登山”

  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西藏科考的最大特点就是科考与登山相结合。

  1960年学校派出石油系的王富洲等8名师生参加国家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王富洲成为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的3名队员之一。但是在不久前的采访中,76岁的地层学专家、当年学校“西藏队”的梁定益教授说:“其实在当时的登山队伍中,还有一支中国科学院等科研院所以及高等院校46名学者组成的科考队。他们的任务不是登顶而是科学考察。我校刘肇昌、何诲之、纪克诚3名教师名列其中。那次科考,他们获得了珠峰地区地质历史的大量第一手资料,为确定这一地区地质构造的性质、矿产预测提供了依据,开创了登山与科考相结合的先例。”

  为了参加1974年由中国科学院牵头的珠峰科考,1973年学校成立了“西藏队”,十几名队员都接受了登山运动员的训练。地质构造专家西藏队队长郭铁鹰和其他队员都在36-38岁之间,年龄最长的副队长、科研处郭兴老师(后任副校长)43岁。研究岩浆岩的莫宣学是队里最年轻的教师,大家叫他“小莫”,一直叫到30多年后他成为中科院院士,老队员们还常改不了口。

  海拔5000米的地区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一半,因而不适合人类活动;而海拔6000米便是一般生物生存的极限地区。但西藏队队员经常要爬上海拔6300多米的雪山采集标本、绘制地质图。这次考察,他们又发现了珠峰一带很多新的地质资料。梁定益、郭铁鹰等人陆续发表了多篇论文,从此在喜马拉雅国际研究论坛上有了中国学者的声音。

  学校增设了“高山地质专业”。设立这个专业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当年王富洲等8名学生登山回来,学校得为他们补课。从集训到登山,前后好几个月,缺多少补多少,一点不能含糊。郭兴说:“当年教学管理非常严格,国家登山队队员乃至世界冠军在考试面前没有任何特权。所以教师和学生运动员都不敢对学习有丝毫怠慢。有了高山地质专业,教师就可以在登山训练的同时从事部分野外地质现象的教学,学生运动员就可以少落些课。”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也强调,登山一定要与科考相结合。因此,高山地质专业的培养目标非常明确:培养登山与科考相结合的人才。

  “文革”结束后,这个专业虽然没再恢复,但是用郭兴的话说:“在西藏,要科考就要能登山,登不上去你怎么考?”因此这个传统在做西藏项目的师生中代代相传。

编辑:王柏羽

热词:西藏 国家 科考 地区 喜马拉雅 藏北 教授 国际 学校 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