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美食外交 中美建交功勋卓著的北京烤鸭

【发表时间:2012-06-26 18:41:48 来源:人物周刊【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这个月,正值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40周年。那次的访问,改变了全球政治格局,影响至为深远,是20世纪最重要的大事之一。笔者且在这里,写写关于这件大事的一些趣闻轶事。

1971年7月9日至11日,尼克松的特使、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访问巴基斯坦期间,装病暗赴北京,与周恩来密晤,协商尼克松访华事宜。据说,最初双方会谈气氛紧张,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但仍没有进展。到了午饭时间,大家都腹如雷鸣,周总理适时地说:“我们不如先吃饭吧,烤鸭要凉了。”

原来这顿午饭的主菜就是北京烤鸭,席间,周总理就烤鸭的种种吃法侃侃而谈、如数家珍,并亲自为基辛格夹上一片上好的鸭肉,放在荷叶饼上,让对方感到主人的好客,吃后更赞不绝口。而款待贵宾的佳酿,是中国的“国酒”贵州茅台,这种口感强烈的佳酿,正是烤鸭的绝配,喝得对方如沐春风。

就这样,美酒佳肴,宾主尽欢,融合了双方的鸿沟。结果当天下午和第二天的会谈,便顺利得多了,双方终于达成协议,促成了次年尼克松访华之行,改变了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政治格局和历史。

当时有评论指出,这是继“乒乓外交”之后的“烤鸭外交”,为中美建交立下了功勋。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这些看似寻常的烤鸭和茅台背后,其实蕴藏了这位总理的心血。

虽然基辛格只是在京匆匆停留48小时(因为此乃密会,如果国务卿失踪太久,会令媒体起疑),但每顿饭的菜谱,都是事先经过周密考虑才定好,每餐都不重复,务求不能怠慢贵客。让国家没面子,还算小事;影响尼克松历史性访华之行,那事情可就大了。

那些以总理名义的宴请,菜谱更由周恩来亲自审定。他特别提出,应该让客人尝尝烤鸭。本来到烤鸭店吃,最新鲜热辣、原汁原味,但考虑到此乃密会,怕这样一弄,会走漏风声;让烤鸭店烤好送来,又会让鸭肉凉了,味道大打折扣。于是索性在钓鱼台国宾馆搞了个小烤炉,再请来烤鸭店的一位老师傅,在这里亲自烹烤。

为了照顾美国人的口味,怕他们吃不惯中餐,负责接待的项目小组,还特地安排了一个西餐厨师,准备烹调一些西餐。当时的钓鱼台国宾馆还没备有芝士,但听说美国人爱吃,就专门到北京饭店去张罗。不料,基辛格却是真正的美食家,懂得欣赏中国菜,所以一行人来时都特别提出要吃中国菜,对此表现出很高的兴致。

另一位负责接待的中国高层叶剑英,在基辛格离京前的最后一顿午宴,还风趣地说:“这次很对不起啦,没能以正式公开的方式来欢迎你,以后再补上。下次来就不需要躲在这里了,可以到烤鸭店品尝烤鸭,也可以到东来顺吃涮羊肉,还可以给你们的家人买些纪念品。”

“美食外交”,并不是中国的独门板斧,另一个料理大国——法国,也一样深谙其诀窍。

1996年,法国总统希拉克在里昂市做东道主,召开多国峰会,不仅在当地知名餐厅款待各国政要,更把菜单事先送给他们,邀请他们先选好喜欢的菜色,以便到达餐厅时,所选菜肴可以立即端上,可谓体贴入微。

这还不止,连采访峰会的记者和媒体人员,主办单位也找来三星级餐厅主厨为他们解决三餐,与其他国家习惯以快餐作款待,大大不同。

就这样,一场华丽的“饮食表演”,轻易抓住了众人的心,让宾客都对东道主法国心存敬意,结果,法国在这场会议和谈判中,也无往而不利。

其实餐桌上的学问,是十分细致和讲究的,当中往往隐藏着微妙的政治讯息。

举个例子,当年日本首相羽田孜访问法国,款待的酒来自普罗旺斯,虽然并非劣品,但与其他贵宾相比,却差了一截,让其耿耿于怀。

所以,那位饶有学问的榊原英资,在其所著《吃遍世界看经济》一书中便回忆,当他陪同另一位首相小渊惠三再次访问法国时,便特地向法国财政部的友人私下传达讯息,说:“这回小渊首相来访,法方如果不能提供恰如其分的酒,恐怕会引发问题。”结果,主人家找来Leoville Las Cases酒庄1970年的酒,才令客人释怀。

榊原英资又回忆,有一次轮到日本做东道主,他们就拿出“G7”(七国峰会)前身“G5”开始实质运作的1975年酿制的波尔多红酒Chateau Latour,结果令一众政要赞赏有加。

吃饭和喝酒,在西方往往被视为教养、内涵的一部分,不懂吃,不懂酒,只会被人觉得浅薄而看不起,因此一定要谨慎和严肃地作周密安排。

编辑: 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