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史海泛舟> 正文

80年代大学生毕业后统一分配没择业余地

【发表时间:2012-08-31 15:27:58 来源:经济观察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导读】当年我们系的同学,大部分来自农村,一小部分来自农场,还有一些则来自小城市和县城。严格地说,这些人没有一个乐意去农场做技术员的,即使是农村来的同学也十二分不乐意。

1982:择业的困境

作为一个78级的大学毕业生,严格讲,是没有择业这回事的,当时毕业还是统一分配,分你去做的工作,无论跟你所学的专业有关还是无关,都是革命工作,没有多少还价的余地。当年毕业时流行一个不够革命的顺口溜:“我是党的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放在大厦不骄傲,搁在茅厕不悲观。”尽管不可能真的不骄傲和悲观,但实际上就是那么回事,个人的选择余地,实在很小。1982年夏天,作为一个地处北大荒,文革时全国唯一一个“不见鬼”的农业大学(文革时,毛泽东有过这样的指示:农业大学办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农业机械专业的毕业生,出路基本上就是去各个农场做机务技术员,只有个别人才能去机关、农业机械厂和农机学校。我原本就是从农场出来的,当然清楚农场的农机技术员是怎么回事,只比拖拉机手地位稍高点,一样也得在农田里摸爬滚打,严格讲,还是修地球。

虽说在1982年的时候,中国大学毕业生并不多,几万人里都未必有一个,但是,当年的分配政策还是过去那一套——面向基层,面向第一线,知识分子还是需要经受锻炼,向工农兵学习。所以,我们学校那届的毕业生,70%左右都直接分到了农场的基层连队。四年大学,结果却是这个样子,同学们心都凉了,连散伙饭都没心思吃。但是大吵大闹,大哭大叫的也没有。写到这里,需要介绍一下我本科的学校。这所大学,是文革前农垦部在黑龙江垦区办的一所农业学院,名曰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黑龙江垦区,是1958年大批专业官兵过来开荒,才形成规模的。垦区的大发展,到底是大跃进的产物,还仅仅是时间的巧合,我说不清楚。但这所大学,恰巧也是垦区大发展的一个副产品。我们知道,1958年的全面跃进,高校大跃进是其中之一,那时候,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涌现出了无数的大学。1958年办的大学,后来几乎都垮了。惟独这所大学却活了下来。由于接受了一大批北京各高校的右派,创办之后,居然办得有模有样。这所大学当初创办的时候,利用的是当年关东军的一机械化师团的营地,所以直到我们进校,好些房舍还是鬼子兵营的模样。这样的兵营,有的农场是直接用来养牛的,但我们学校却用来做教室。当年的兵营位于黑龙江密山县的裴德镇,原来的裴德公社旁边的一个山洼里,在老乡的印象中,像是裴德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记得刚入学的时候,有畜牧系的同学家长给儿子写信,地址写的是,密山县裴德公社八一大队牲口系,某某收,信居然还就是收到了。这所大学,周围不是山就是农田,的确符合毛泽东对农业大学的设想。想要种地,十分方便,但就是留不住人。我们入学之后,随着右派的逐步平反,一个又一个像点样的教师离开了学校,给我们讲课的老师,档次越来越低,可是我们的课业负担却没有因此而减轻——老师不好,反而负担更重,越是讲不明白的老师,留的作业就越是多。好在这样的大学也有好处,就是学生虽然有地方谈恋爱,甚至放肆做爱都不用到宾馆开房,但的确没有什么地方去玩,即使有钱,也没地方花。那年月,谈恋爱还是被学校禁止的,地下运动当然可以,但如果谈得过了火,只要有人怀孕,一开除,就是一对儿。因此,还真是没有多少人敢于冒险一试。尤其我所在的农机系,课业负担奇重,同学们什么都顾不上了。其实要想出去玩,也还是有地方可去,也能玩出点别致来。记得大学期间,我们宿舍的人唯一的一次出去野餐,同学们真的钓到了野生的鱼,当场用脸盆煮了,再到田里弄好些毛豆烧了吃,那个美味,迄今想起来都馋得慌。这样名副其实的野餐,这辈子再也没有过。只可惜,那时大家都没有时间,只餐了那么一次。

当年77、78级的大学生,是非常特殊的一代人。年龄参差不齐,特别是78级,年纪大的30多岁,年纪小的才十五六岁,所有人都经过文革,而且都是文革中多少有点喜欢看书想事的年轻人。作为改革开放头两届的大学生,当年的我们,的确有天之骄子的自我感觉。好大学的学生,骄子的感觉等级高些;像我们这种在别人眼里毕业于烂大学的学生,骄子的等级低些,但也沾上一个“骄”字,都是骄子。看不起一般人,更看不起比我们年长些的工农兵学员,记得刚入学的时候,工农兵学员的师兄们来看我们,进了宿舍嘘寒问暖,我们根本就不搭理人家。师兄们给我们介绍学习经验,我们嘴上不说,每个人鼻子里都暗中哼着气,脸上写着不屑。只有那些没经过本科,直接考上研究生的人,才让我们肃然起敬。可惜,在我们那个大学,这样的高人一个也没有。

编辑:杨芳

热词:农场 学校 学生 黑龙江 农业 作家 文革 技术 农村 机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