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今日看点> 正文

在叙记者“拼出”生死铁律

【发表时间:2012-08-31 15:27:06 来源:环球时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现代战争离不开战地记者。以前,战地记者会以“PRESS”等明显的媒体标识以求最大可能的战场采访安全,但叙利亚战争正在改变这一规则。从去年11月迄今,已经有16名外国记者在叙利亚战地采访时遇难,多名外国记者失踪,而遇难或失踪的叙本国记者人数更多。记者似乎越来越成为战争双方有意识的攻击目标。《环球时报》记者先后四赴叙利亚,对交战双方进行深入采访后发现,导致记者成为重要打击对象的根本原因是,舆论战在现代战争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一个政权的生死往往受其左右。

  阿勒颇采访四大“铁律”

  “如果我跟你这个记者站在一起,狙击手先撂倒的肯定是你!”在距离土耳其边界2公里的叙利亚基利斯,已经完全控制了当地的叙利亚“自由军”的军官穆罕默德这样警告《环球时报》记者:“这里死几个记者很正常。”

  穆罕默德并非危言耸听。几个小时后,与本报记者有两面之缘的日本新闻社女记者山本美香在阿勒颇城内遇袭身亡,事发地点距离《环球时报》记者采访地点仅两条街。与山本美香同车的一名土耳其记者和一名巴勒斯坦记者被政府军俘获。同一天,在叙利亚境内还有一名土耳其女记者遇难,一名美国记者失踪。国际记者保护组织最新公布的不完全统计数字称,从去年11月到现在,已有16名外国记者在叙利亚战区采访中遇难,多名外国记者下落不明,而遇难的叙利亚本国记者数字远大于此。

  为了保证在阿勒颇采访时的安全,各国记者逐渐摸索出多条保命原则,其中有四条是公认的“铁律”。

  “别让自己一眼就被人看出是记者!”这是叙利亚裔美国人亚瑟给《环球时报》记者的第一个警告。亚瑟在叙“自由军”控制区创建了一个“新闻中心”。他曾多次为美国《时代》周刊、英国《卫报》、法新社等媒体的记者带路采访叙战乱区。亚瑟说,“阿勒颇的建筑色彩以灰白为主,所以进入阿勒颇采访的记者们最好是以灰白色便装为主。再有,前往阿勒颇的40分钟车程中,相机和摄像机要藏起来。另外,防弹衣与头盔固然能保命,但也可能要你们的命!因为“自由军”这边几乎没有人穿防弹衣,对方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外国记者,反而可能招来子弹……总之,你不要让人一眼就看出你是外国记者,这比什么都重要。”

  陪同记者采访并负责安全的叙利亚“自由军”阿卜杜拉·阿尔亚辛少校坦率地对《环球时报》记者和同行的另两名记者说:“不要随便跟阿勒颇人谈政治,因为你不知道这里谁是‘自由军’支持者或政府支持者。如果你说的话招来他们的不满,他们很可能会从背后向你开枪!”记者在老城区双方对阵的前线遭遇了一次险情:两名十五六岁的小青年突然用英语向记者发问:“你是日本记者还是中国记者?你想把什么样的声音传回国内?”就在他们咄咄逼人追问时,两名“自由军”人员过来把他们拉到一旁。简单询问的结果吓得本报记者一身冷汗,万一答案不合他们意,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记者还得粗通城市战的生存技巧:在城内街道采访时要溜边走;在屋顶拍照时别露头,以免被狙击手爆头;特别是千万不要落单。另外,由于使用卫星电话或手机可能会被锁定,招来杀身之祸,因此在阿勒颇采访期间,不使用卫星电话和手机成了媒体人不约而同的第四定律。

  突入叙利亚北部的外国记者们

  尽管危险重重,但每天都有新到的外国记者源源不断地经由土耳其南部前往叙利亚北部,甚至大马士革近郊。“你们是要合法出境,还是非法出境?”土耳其基利斯饭店的前台服务员乌斯玛很老练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合法出境就是你的土耳其签证可以多次往返土叙,你作为记者可以大摇大摆地离开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如果只是单次签证,那么就得非法偷渡到叙利亚了。”乌斯玛说,当地有很多帮助记者“非法出境”的人,并且是“这边送那边接”一条龙服务。当然,“风险自担,”乌斯玛强调说:“如果让土耳其边防警察扣了,或者撞到叙利亚政府特工枪口上,或者不幸踩着土叙边境的地雷,那没有人对你们负责。”

  通过以上两种途径进入叙利亚北部的外国记者中,有许多是供职于媒体的职业记者。这些记者往往有一定战地经验,如山本美香是曾经获得过日本最高战地采访奖的记者之一,这些记者大都能持较客观的立场。德国电视台一个采访小组的女主持人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新闻中心”的亚瑟滔滔不绝地批评中国与俄罗斯如何通过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反对票“帮助巴沙尔杀人”时,德国电视台女主持人让他“闭嘴”:“阐述外交政策与政治意图是政治家的事,你跟中国记者说如何采访就行了。”

  除了职业记者,这里更多的是自由撰稿人。塞浦路斯自由撰稿人阿基利斯同时替英国《卫报》、法新社、路透社、美联社和其他西方主流媒体采访和拍照,他在战场上的淡定和丰富的人脉给记者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来自日本的富士是山本美香雇的自由撰稿人,曾连续三周往返于阿勒颇与土耳其之间,直到日本女记者遇袭身亡,他的“采访任务”也同时告终。这些自由撰稿人活跃在战地最危险的地方,然后以“独家故事”或者“震撼照片”换取巨额的回报。阿基利斯坦言:“之所以过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一方面是想实现战地采访的梦,另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收益。”不过,他拒绝透露收入的情况。但对于这样的自由撰稿人,即使叙利亚北部马勒地区“革命委员会”主席侯赛因也对这些人毁誉参半:“他们很勇敢,最先把这里的新闻展现给外界,但另一方面为了钱,什么都敢乱写。”

  也有“打酱油”型的“战地记者”。《环球时报》记者在土叙边境叙利亚一侧看到,有一家土耳其电视媒体的主持人,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站在一辆叙军坦克残骸前,滔滔不绝地说着,她邀请来的一些“自由军”士兵时而做“射击状”,时而呈“掩护型”。十来分钟后,采访小组赶紧收起行头,分乘多辆汽车向土耳其境内绝尘而去。

  攻防激烈的舆论战

  52岁的美籍叙利亚人亚瑟很难被定性为纯粹的新闻人,但他却是马勒“新闻中心”的实际运营者。对于为何建这个“新闻中心”,亚瑟说,“4个半月前,叙利亚的一位前同事向我发出请求:能不能帮我们把叙利亚的真相告诉给全世界?于是我开始带外国记者到阿勒颇和其他地方亲眼看看。”不过,与多数靠外国记者吃饭的当地人不同,亚瑟对外国记者的收费仅是象征性的,直觉他的工作并非是靠此赚钱。对于舆论战谁是谁非,亚瑟说得很坦率:“双方都有夸大掩饰的成分。比如叙利亚空军的一架战机对某个地方实施一次空袭,半岛电视台会说叙军空袭一整天!不过,与之相比,政府完全是撒谎,比如说你们看到过的阿扎兹空袭现场,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却说画面是‘阿塞拜疆地震现场’。”

  同样从美国归来,但为叙利亚政府服务的另一位美籍叙利亚人的看法完全相反。今年3月本报记者在大马士革采访期间,这位供职于政府新闻部的官员专门给记者播放了半岛电视台、阿拉伯电视台和美国CNN等媒体“如何造假”的原始画面,以及播出时的“成型画面”。不过,这位官员拒绝透露他是如何搞到这些“原始母带”的。

  这些反对政府与支持政府的媒体人和他们供职的新闻机构构成了叙利亚战争中最为重要的舆论战,这个战役的胜败几乎决定政权或者反对派的生死。

  《环球时报》记者在叙利亚北部反对派控制区采访期间,当地人收看最多的是一家名为“人民叙利亚”的电视频道。这是一家反对派电视台,据称老板是一名约旦裔美国大亨。其新闻节目就是“自由军”如何打击政府军,以及政府军空军怎么轰炸平民。大马士革方面也有数家“私营电视台”,节目则是讲述“恐怖分子”如何对人民施暴,政府军是怎么捍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被改变的战地采访规则

  对于外国记者来说,在叙利亚采访,陷阱无处不在。英国第四新闻频道的首席记者汤姆森就曾披露自己被叙利亚“自由军”故意引到交火区而差点被杀,因为“记者被杀可以大大打击巴沙尔政权的名声”。与《环球时报》记者一起采访的叙利亚记者阿里无奈地称:“叙政府一直对媒体与记者进行严密控制;而反政府武装也有许多问题,他们也不愿意让记者报道所有的真相。”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对跟随对方采访的记者都很警惕,将其视为打击目标。一些被对方捉去扣押的记者也常常成为政治交易的工具。土耳其媒体记者塞罗恩·阿基南透露称:“我有一个同事此前被叙利亚政府军扣押了一个半月,最后是通过伊朗当中间人,拿两个叙利亚特工才换回了同事!”

编辑:吴珍

热词:叙利亚 采访 土耳其 政府 外国 时报 电视 战地 撰稿人 美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