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今日看点> 正文

新华视点:教师节变味 谁解“红包”焦虑症?

【发表时间:2012-09-10 18:53:33 来源:新华网【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又到教师节,国人尊师重教的传统,正演变为两难的道德考题。连日来,记者在上海、江苏、辽宁等地调查发现,在一些热点中小学,一边是家长苦恼送不送礼、送多少,一边是老师纠结收不收礼、怎么办,双方均患上“红包”焦虑症:理想教育的天平承载不了越来越重的红包。

国务院近日下发的《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强调,对教师实行师德表现一票否决制。“家长苦恼、老师纠结”的“教育红包”为何严禁难止?如何维护师德尊严,重塑健康纯洁的师生关系?

“教育红包”渐渐升级,家长老师焦虑加剧?

这几天,对女儿小学二年级开学的喜悦还未散去,上海的包小明开始犯愁教师节给老师送什么礼。鲜花贺卡不实惠,现金和卡太直接。经过反复挑选,她为老师准备了两罐精品龙井,既有文人雅趣,价格也很到位。“给老师送礼最麻烦,既要保面子,又要顾里子!”

和包小明一样犯愁的家长不在少数。记者采访发现,教师节送礼的重灾区主要是各地的一些知名中小学,对象集中在语数外等主科老师和班主任。沈阳市一所热点小学的王老师说,新学期开学以来,全班40名学生,超过一半的家长都送了礼,普遍价值数百元,还有的直接拿信封送现金。

面对接踵而来的“红包”,很多老师并不像家长想象的那般满心欢喜。“家长的红包越厚,老师的压力越大!”南京白下区一位小学五年级班主任李老师说,拒收家长红包时常拉拉扯扯,有时还有学生在旁,场面非常尴尬。有时虽然拒收成功,但明显感觉和家长的关系疏远了。“有时候家长送的礼物实在退不回去,心理压力会非常大。该怎么对待孩子,学习管理和生活照顾到什么程度,就怕拿捏不好,都快得强迫症了!”

从上世纪80年代的大米、腊肉,到90年代的鲜花、水果,再到新世纪的现金、购物卡,随着礼物逐渐升级,教师节开始变味。北京一所知名小学的学生家长透露,随着现金和卡数额增大,为了规避风险,这几年流行给老师送旅游,“开始是国内游,后来是出国游,没个三四万元根本拿不下!”

不断升级的“教育红包”让师生关系、家校关系不再纯洁。“开学才3天,就学生座位问题,一年级8个班主任所接的电话短信不停,甚至有家长直接要求给孩子安排4排2座,即靠讲台中心的位置,并表示教师节一定好好‘感谢’老师。”上海一位全国劳模小学老师说,面对这样的暗示或礼物,自己会坚决拒绝,不然班级的正常教学工作根本没法开展。

在沈阳市铁西区兴工街第一小学校长张吉新看来,红包带给教育的不是助力,而是阻力。“如果家长和老师的关系异化为金钱关系,充满了铜臭味,老师如何教书育人?何谈言传身教?”

家长苦恼老师纠结,红包为何严禁不止?

对于收红包这种严重违背师德的行为,相关部门态度明确,禁令不断。2010年12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切实加强教育系统廉洁自律和厉行节约工作的通知》,业界称为“八不准”禁令,其中规定老师“不准收受学生及家长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或其他财物。”今年8月,国务院出台相关意见,评价老师实行师德“一票否决”,情节恶劣的按有关规定予以严肃处理直至撤销教师资格。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家长苦恼、老师纠结、法规严禁,“教育红包”如同癌细胞一样逐渐扩散,侵入教育肌体。仔细分析“红包癌症”病因,内因和外因交织下,一条教育寻租链条清晰可见。

“送和不送真的不一样!”包小明的女儿四年前上幼儿园,开始在幼儿园总是吃不饱,回家常喊“饿死了”;后来送了红包,老师总是加餐,女儿回来就说“撑死了”。每次送礼之后的几天,女儿往往会得到老师表扬。长此以往,就形成了条件反射,“一旦老师批评女儿,我就想,是不是又要送礼了?”

湖南的初中生家长苏先生给记者分析了给老师送红包的诸多好处。“很多教育资源都掌握在老师手里,比如评三好生、当班干部,特别是‘小升初’推荐优秀生,老师和班主任一般都有几个名额。”苏先生说,要想老师青睐自己家孩子,平时和老师处好关系很重要,而每年的教师节就是联络感情的最佳时机。

除了谋求具体好处,很多家长是抱着“花钱买心安”的心态给老师送礼。沈阳学生家长田女士的儿子今年上高中,教师节本不想给老师送礼,但一打听,身边的朋友同事都送礼了。由于担心不送礼引发老师不满,田女士只得“随大流”给班主任包一个500元的红包。“我不求什么额外的好处,只想让老师对孩子留个好印象而已。”

“教师收红包是中华传统文明和当前社会规则共同作用的结果。”沈阳市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佟雨臣说,虽然“教育红包”只是部分地区、部分学校、部分老师的行为,但这些个体行为已严重影响了教师队伍的整体形象和教育声誉,还容易引发学生的攀比心理、投机心理,污染孩子纯洁的心灵,应该坚决禁止。

维护师德尊严,关键守住底线

相关专家、家长认为,遏制“教育红包”升级、泛滥,首先老师要加强自律,守住道德底线,重树师德尊严。此外,应进一步细化相关禁令,提高法规的可操作性。教育部门也应联合家长、媒体等社会各界构筑师德监管网,加强监督执法,把师德“一票否决”举措落到实处。

“因为有部分老师‘送与不送不一样’,所以才会有家长认为‘送总比不送要好’,教师节变味,老师要负主要责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任远教授认为,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必须坚定信仰和纯洁师德,不能以普遍行为、社会风气等借口,降低了对自己道德、行为的要求。

在欧美一些国家,公立学校老师收受家长、学生的礼物超过一定金额,即可判为受贿。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副教授殷飞认为,尽管中外国情不同,但维护师德尊严、教育公平的理念是一致的。遏制“教育红包”泛滥,除了加强教师自律外,更要推进立法,把当前的师德禁令具体化,如规定老师收受财物达到多少数额即犯受贿罪,提高法规的可操作性。

“记得上小学时,老师经常自己掏钱给学生买本子、买字典,这种温暖的感觉令人怀念。”南京的姚峰表示,以前,红包很轻,但老师对学生的爱很重;如今,红包厚了,老师的爱却轻。“期盼老师和家长携手,共同维护师德师风,重塑纯洁美好的师生关系、家校关系。”

编辑:谢思思

热词:家长 红包 教师 学生 沈阳 南京 现金 禁令 规定 学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