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热点评论> 正文

禁售“天价烟”,反腐一贴灵?

【发表时间:2012-09-14 11:17:34 来源:四川在线【字号:
  卷烟标价或实际零售价不得超过千元一条或百元一包;连续3次以上违规的,烟草部门可取消零售户卷烟统一货源供应。从9月9日开始,长沙在全城禁售“天价烟”。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人认为这是对商品价格的合理调控,有利于预防腐败、遏止奢靡之风,但也有法律专家认为,“天价烟”本身只是腐败的一种载体,禁售治标不治本。(9月13日《法制日报》)

  禁售“天价烟”,禁令发出的似乎太晚了。不只是长沙禁售,此前国家烟草专卖局已在全国作出部署,只不过长沙的处罚措施最为严厉——如果让牢狱里的“天价烟局长”周久耕得知,他老人家定会老泪纵横:如果几年前就开始禁售“天价烟”,自己的贪腐行径会那么早暴露吗?

  以推广烟草、调戏控烟、做强做大烟草经济为己任的中国烟草行业,之所以炮制出名目繁多的“天价烟”,当然是为了一个“钱”字。各大卷烟企业争相生产“天价烟”,从每条卖价1800元的南京九五至尊,到每条卖价2000元的黄鹤楼、每条卖价2300元的红河,再到每条卖价5600元的好猫,直至单条卖价创造14000元新纪录的尊尚和天下,你追我赶的品牌升级战略,打得公众目瞪口呆。老百姓抽不起天价烟,官员、商人和其他高收入群体便成为其消费主体。一时间,“天价烟”被套上了送礼佳品、公务接待用品的漂亮包装,沦为送礼行贿的敲门砖和官员享乐腐败的载体。

  原来,发腐败财、发公务消费财也能成为一种另类经济增长方式。“天价烟”就像一台大马力抽水机,源源不断地从公款消费、权钱腐败中抽取巨额利润。然而由于其泛滥,这枝烟也逐渐引起了公众监督和网络监督的特别注意,特别是随着周久耕等挥霍型、炫耀型贪官落马,流行于少数地方官场的炫耀型消费日渐臭名昭著,昔日喷云吐雾的官员和忙着数钱的烟草企业再也笑不起来。烟草专卖系统为了洗脱销售“腐败特供品”之恶名,挥刀与“天价烟”划清界限,发出了禁售令。但是我们的反腐系统却不能为此变得乐观,不能将其作为反腐的“一贴灵”,寄望其一贴就能产生天大威力。

  愈演愈烈的腐败奢靡和利益输送不只表现在一枝烟上,除了“天价烟”,更有“天价酒”“天价衣”“天价表”“天价车”“天价眼镜”“天价月饼”“天价首饰”“天价豪宅”“天价旅游”……每种流通商品都有可能被天价化,难道统统要将其禁售?根治腐败病,眼睛除了要盯紧官员的衣着打扮,更要盯紧权力公器和财务账单,只有将权力锁进笼子,官员才有可能避免因擅权、卖权、滥用权力而被关入牢笼的命运。

  并非所有药都能贴肚脐、治痔疮,禁售“天价烟”的做法,只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反腐思路,但绝不是反腐的终极武器。

编辑:谢思思

热词:腐败 烟草 官员 长沙 卷烟 专卖 商品 南京 老百姓 禁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