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内江新闻>社会> 正文

痴情男子杀人抛尸 资中刑警千里擒凶

【发表时间:2012-09-21 19:30:58 来源:内江新闻网】【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内江新闻网讯(毛海霞 罗强 记者 蒋小琴)2012年9月9日上午8时,资中警方接到报警:龙江镇一建筑老板严富贵离奇失踪。三天后,资中警方在千里之外的贵州境内一深沟里找到其尸体,并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该血案得以水落石出。

建筑老板 离奇失踪

2012年9月8日晚上,家住资中县龙江镇的李碧仙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中一位自称袁某的女子惶恐的说她梦到严富贵(李碧仙儿子)生病了,躺在床上,叫她快去看看。当时李碧仙没有在意。9月9日凌晨5时,姓袁的女子又跟严富贵的大姐发短信说梦到严生病了,不好得很。凌晨7时,严富贵的大姐赶紧给其打电话,可严富贵的手机却关机了。严富贵长年承包工程,手机从不关机的。严的大姐觉得很奇怪,就和家人去严居住的房子查看。结果发现严不在家,车子和房子钥匙却放在进门的鞋柜上,卧室床上的被子、床单、枕头也不见了。严的家人到处寻找,找了一天都没找到。 9月9日上午8时,严的家人到公安机关报案。

接到报警后,资中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赶赴现场,经初步勘查,严富贵家中物品摆放整洁,门窗完好,无撬动破坏痕迹。严富贵一个大活人突然神秘失踪,这事也确实蹊跷,案侦民警再次仔细勘察现场,最后在卧室内地面发现有少量干涸血迹,天花板也有喷溅的血迹,房间墙壁和地板有打扫过的痕迹。侦查人员大胆分析:严富贵凶多吉少,很有可能遇害了,那么是谁要置他于死地呢?尸体又在哪里呢?

案侦民警立即将这一重大情况给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胡志勇对参战民警立即指示:全力以赴,专案攻坚,寻找证据,迅速破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按照胡志勇副县长指示,县局成立了“9.8”案件专案指挥部,由副县长、局长胡志勇任组长,政委周滨任副组长,分管刑侦副局长陈红权具体负责。

扑朔迷离 抽丝剥茧

专案组成立后,陈红权副局长立即率刑警大队长曾勇、及刑侦民警樊强、韩豪俊、李松等20余名侦查人员赶赴现场开展案侦工作。陈局长指示专案组民警兵分三路开展案侦工作。一组对案发现场再勘查,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二组对周围群众进行全面、细致地走访询问;三组围绕严富贵的主要社会关系开展全面调查。

根据现场勘察结果,副局长陈红权和专案民警判断:因门窗完好,首先排除流窜作案,肯定是熟人作案;其次根据喷溅的血迹确定至少有钝器打击受害者;三是利用交通工具把尸体弄走的可能性大;四是犯罪嫌疑人具有强烈的反侦查意识,是有预谋的;五是犯罪嫌疑人心狠手辣,估计有前科。

如果以上推断成立,那么犯罪嫌疑人是何动机?是报仇、为情还是图财?

专案组根据陈局长推断,进行再次摸排,受害人基本情况迅速汇集到专案民警手中:9月7日晚上10时还有人看到受害人严富贵家中亮起灯;严富贵手机在9月8日凌晨2时后再无通话,结合现场走访,初步确定案发时间在9月7日晚上10时至9月8日凌晨2时左右。严富贵经过几年在建筑行业的打拼,目前家产上百万,但家中值线的东西都没有动,且严富贵平时身上只带少量现金,排除打劫的可能。严富贵自从发达后生活作风不好,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目前离异。专案组民警分析可能是仇杀或情杀,于是将工作重心放在熟悉严富贵的人身上。一是生意场和生活中的朋友;二是严的情人;三是严的前妻。专案组调查反馈:严与生意伙伴及朋友没有任何矛盾,初步排除图财害命和仇杀的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情杀!但与受害人关系暧昧的人很多,是谁下毒手要置他于死地呢?

随着调查的深入,近日有五个女人与严来住密切,其中一个是打电话给严母的袁四妹子,另一个是严的前妻。经过调查,另外三个女人及其老公作案的情况一一被排除。那么,只剩下袁四妹子和其前妻有嫌疑了!

欲盖弥彰 初现端倪

袁四妹子(云南昆明人)是严最近新结交一个女朋友,最近回过资中,该人在案发后还打电话给严母说梦到严富贵出事了,千里之外的她怎么知道严富贵出事了?袁某与严富贵的死有啥联系?难道她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要打开此案的突破口,必须找到袁某。

就在专案民警准备去云南找袁某时,一个重要线索反馈回来:严富贵与前妻蔡小英因关系破裂,两人于2011年协议离婚。今年7月以来,蔡小英多次以离婚财产分割不均为由找严富贵要钱未果。案发前几日,蔡小英一直与一个石姓男子联系频繁,案发当日,该人在现场周围出现过。这一反常举动让专案组民警疑点重重。经过专案组的反复讨论,决定将工作重心转移到蔡小英身上。

经查:石姓男子叫石雪超,10多年前,因伙同他人抢劫致人重伤被判无期徒刑,因在监狱改造过程中表现良好于2009年出狱,出来后一直在打小工、跑野的。现在贵州省凯里市一带做盒饭生意。

当民警询问蔡小英最近同石雪超有无联系时,蔡小英矢口否认。她为什么要撒谎?她想掩饰什么?这一欲盖弥彰的回答让专案组民警更加深信不疑:蔡小英与严富贵的失踪难脱干系。专案组立即传讯蔡小英,并进行政策攻心,蔡终于交代:自从严富贵搞建筑有了钱之后,就长期在外面找女人,她阻止他,严不但不收敛,反而对她非打即骂,还变本加厉的在外面风流快活,甚至还毫不避讳的向她描绘与情人快活的细节。有一次,她碰到严与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便上去打了那女人一耳光,结果严认为扫了他面子,把她关在屋里,变态的折磨她,甚至叫她在跑步机上祼奔。加之离婚后,严富贵几百万的家产,却只分了一套房子给她,使她对严恨之如骨,便找到情人石雪超教训严富贵。

在确定犯罪嫌疑人后,专案组立即调整工作思路。一是对犯罪嫌疑人石雪超进行网上追逃;二是组织精干民警前赴云南、贵州开展追捕工作;三是全力查找尸体下落。

千里缉凶 柳暗花明

9月11日上午,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凯里市开发局分局刑警大队、麻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大力支持下,民警迅速掌握了石雪超的行踪。下午4时许,民警获悉,石雪超驾驶一辆金杯面包车出现在凯里市凯麻经济开发区,民警迅速驾驶两辆便车一前一后尾随其后,伺机抓捕。在一个十字路口,面包车突然停车,机不可失。带队领导曾勇大队长果断下令:“动手”!前面的车迅速掉头,后面的车迅速跟进,立即将嫌疑车堵住,犯罪嫌疑人石雪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民警牢牢的控制住了,当得知眼前的人都是四川资中公安民警时,石雪超瘫在了地上。

民警立即对石雪超进行突审,石雪超百般狡辩,最后,民警与其斗智斗勇,石雪超终于败下阵来,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原来,石雪超出狱后,什么都不会,到处找工作却处处碰壁。2009年,在亲戚的帮助下,弄了一个车跑野的,因此认识了蔡小英。蔡小英经常搭他的车,一来二往,两人相互熟悉后,互留了QQ号码。随后,两人经常聊天并无话不谈,蔡小英在丈夫哪里受了委屈也向石倾诉,石雪超非常同情蔡的遭遇,对蔡小英好言相劝。随着交往的深入,本来和妻子关系不好的石雪超开始喜欢上了这位温柔且善解人意的女人。

因石雪超在监狱呆了十几年,周围的人都瞧不起他,唯独蔡小英例外。在石雪超无微不至的关怀下,蔡小英感情的天平也逐渐偏向了石雪超。但好景不长,蔡小英同石雪超的暧昧关系被严富贵发觉了,严找人将石雪超狠狠教训了一顿,并与蔡小英协议离婚。婚后,蔡小英仅分到一处房产。离婚后的蔡小英随石雪超一起赴贵州省凯里市经营盒饭生意,但微薄的收入仅够维持两人简单的生活。

2012年6月,蔡小英突然生病,需要动手术,而手术费用要好几万,此时的蔡小英已经拿不出这笔昂贵的手术费,无奈之下,蔡小英找到前夫严富贵希望他能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拿一笔钱给自己治病,可得到的却是严富贵的一顿臭骂。伤心欲绝的蔡小英萌发了找石雪超教训一下严富贵的念头。在同石雪超QQ聊天的过程中,蔡小英同石雪超商量怎么收拾严富贵出出气,身高仅1.6米的石雪超知道凭自己没办法正面同严富贵较量,只能暗中下手。两人商量先弄到严富贵房子的钥匙,晚上趁严富贵睡着才可以收拾他。

8月底,蔡小英利用同女儿在一起的机会,偷偷配好了前夫房子的钥匙,并通知了石雪超。远在贵州凯里的石雪超迅速开车赶到资中与蔡小英相会,蔡小英还带着石雪超去前夫的房子进行踩点。

9月7日晚上,石雪超用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了房门,石雪超提着一把用来检查轮胎气压的榔头进入房间,用手机照了一下熟睡中的严富贵,看到严富贵已经睡着,石雪超挥起榔头朝着严富贵的头部狠狠的砸了下去,一锤、两锤、三锤,睡梦中的严富贵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命归黄泉了,奔涌的鲜血溅满了床单、被子、墙壁和地板。

看到严富贵已经不动了,石雪超将严富贵用床单裹起来并搬到楼下的面包车上,石雪超想到严富贵房子里的被子、枕头上都是血,又跑回去将被子、枕头拿下楼放到车上,然后回到房子里,用厕所里的毛巾将地板、墙壁的血迹全部擦拭了,随后开车往贵州跑去。出了四川后,石雪超将车上的榔头、被子、枕头及自己身上穿的沾有血迹的衣服扔到野外。

经过近10小时的车程,石雪超赶到了贵州省凯里市凯麻开发区,看到那里正在修建高速公路,工地到处都在挖土填方,一填就是十多米深。“将严富贵的尸体掩埋在工地上,”石雪超决定。

当天晚上,石雪超驾车将尸体运到工地一涵洞凹坑处,趁夜深人静将尸体拖下车,丢到坑里,用泥土掩埋后,驾车回到了自己在凯里市租住的屋内。他以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严富贵没人会知道,结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资中警方会在三日之内出现在他面前。(备注:文中人名除侦查员和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编辑:王柏羽

热词:报警 杀人 痕迹 追寻 血迹 领导 迅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