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正文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南海声明很“笨拙”

【发表时间:2012-09-24 11:22:26 来源:新华网 【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本刊助理编辑扎卡里·凯克与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坐在一起,围绕其新作《战略远见: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谈论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作用、变化之中的亚太地缘政治等问题。

  问:在《战略远见》一书中,你认为,在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大国将能够按照哈罗德·麦金德所设想的那种方式主导欧洲地区。在华盛顿能够实际影响欧亚地区的力量平衡之前很久,美国领导人就认为阻止一个霸权国主导这一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必要性。如果美国不再专注于捍卫麦金德所说的“世界岛”(麦金德把亚欧大陆看成是被海洋包围的巨大岛屿——本网注)不会受到潜在霸权国的主导,美国目前参与欧洲和亚洲事务的主要目标应该是什么?

  答:美国参与欧洲和亚洲事务的主要目标应该是支撑一个均衡态势,阻挠任何一个大国对其邻国采取过度咄咄逼人的态度。无论如何,在可预见的未来,任何一个单一大国都不大可能拥有这样的军事优势,令其能够在一个多样化、无所不包、复杂的大陆,如欧亚大陆上,以霸权主义风格展示自我。美国虽然与中国维持复杂的伙伴关系,与日本结盟,但也与欧洲保持着密切关系。美国集中精力进行战略参与,目的是在所谓的“世界岛”维持虽然脆弱但相对稳定的均衡。

  问:在这本书中,你表示,美国应该在亚洲主要大国(有可能除了日本之外)间扮演中立仲裁者的角色。奥巴马政府通常听从这一建议,但最近,美国政府发表了关于南中国海的严厉声明;并且单单把中国挑了出来。你认为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你认为这么做是错误的吗?

  答:我认为,美国关于航行自由的立场总体而言是正确的,但是最近却是以笨拙的方式来维护这一立场。而且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是在所谓的“战略支点”的背景下宣布这一立场的,暗指的是包括增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以此必要回应远东新近出现的地缘政治现状。简言之,意料之中的是,中国人对此的理解是,这意味着美国将开始打造一个反华联盟,至少在现阶段,建立这样一种联盟为时过早。

  问:在《战略远见》中,你强烈反对印美建立正式联盟,对2006年的核协议提出批评,但是这些观点看上去与美国外交政策机构的大部分人的观点格格不入:这些人认为,与印度加强关系无可否认地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为什么(你认为)他们是错误的?

  答:在与印度建立强劲关系方面,我与外交政策圈的大部分人意见不一致。这种关系显然是针对中国。我认为,美国不与亚洲大陆相互竞争的大国建立具有约束力的关系将会更加符合美国的利益,对东亚的稳定更加有利。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印度未来的稳定,更不用说它的潜力了,都是成问题的。在我看来,太多的人被印度与中国人口一样众多这一事实所迷惑。

  问:在《战略远见》一书中,你讨论了墨西哥的问题,但是相关观点可以延伸到西半球其他地方。墨西哥与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强劲,再加上其他问题,造成美墨之间关系越来越紧张。有鉴于此,美国采取了足够的措施来遏制中国和其他崛起之中的大国对其传统势力范围的渗透吗?如果没有,美国应该怎么做呢?

  答:我并不认为美国需要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遏制中国和其他新兴大国对(美国在南美的)势力范围的渗透,因为南美国家当前阶段显然一门心思要在与美国的关系方面更自治。这样的政策将迫使拉美国家要么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要么反对美国,这几乎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尤其是许多拉美国家的公众情绪正日益发生变化。

编辑:吴珍

热词:美国 亚洲 欧洲 印度 国家 墨西哥 霸权 地区 势力 政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