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正文

更应当关注文学意义上的莫言

【发表时间:2012-10-11 19:54:44 来源:新京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关注诺奖】

  一个优秀作家,完全可能具有并且(有意无意地)表现出精神上的多重性,一方面是伟大的,另一方面也很可能是渺小的。更何况,莫言在《酒国》等作品里所作的反省式的自我批判也可以证实,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我们自身也是现实的一部分,同样是我们批判的对象。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今年在中国引起了空前热烈的争议,原因是中国小说家莫言被认为是获奖的最热门人选之一。其实,几年前我就在美国学术界的电子邮件群里发起了推荐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活动,列举了几大理由来阐述莫言是最有资格(和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其一,强烈的批判意识,以尖锐的笔触书写了当今的社会矛盾和当代历史的创伤经验;其二,勇敢的先锋主义美学态度,在文体实验和形式开拓上以各种形态突破了传统写实主义的机械手段;其三,鲜明的本土色彩,蕴含着大量中国乡村文化和民间文艺的元素;其四,很不幸,诺贝尔奖的评委除了一人之外都不懂汉语,而在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作家里,被翻译介绍到西方文字最多的,是莫言的作品。

  但在反对者眼里,这些似乎是次要的。甚至,某些理由反而可能成为莫言为迎合诺贝尔奖而写作的证据。然而,去迎合一个福克纳和马尔克斯建立起来的标准,又有什么值得羞耻的呢?而更多的批评是集中在指摘莫言放弃了一个作家的独立: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评委老头们不会喜欢一个体制内的作家。莫言在现实中的某些行为也被网友们责难,诸如不具备知识分子的自由人格等。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张闳所说的,一个优秀作家,完全可能具有并且(有意无意地)表现出精神上的多重性,一方面是伟大的,另一方面也很可能是渺小的。更何况,莫言在《酒国》等作品里所作的反省式的自我批判也可以证实,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我们自身也是现实的一部分,同样是我们批判的对象。若论妥协,司马迁大概是最极端的例子:尽管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却潜心写作了《史记》。但现实中的妥协不等于文字的妥协。因此,文学史留下的是司马迁,而不是荆轲;尽管荆轲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超群诗才,但因为扮演了行动者的角色而成为了另一类的偶像。

编辑:刘书香

热词:文学 作家 巴尔扎克 主义 司马迁 文字 美国 评委 荆轲 马克思

【相关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