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正文

杭州官员称副市长道歉非因杨锦麟“名人效应”

【发表时间:2012-11-22 14:33: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在杭州市搭乘出租车“被宰”,接连发微博控诉遭遇,副市长深夜电话道歉——最近,著名新闻人杨锦麟成为新闻当事人。

  11月16日上午10时33分,杨锦麟在微博上爆料“杭州萧山机场出租车管理无序,价格昂贵”。他称,在抵达杭州市萧山机场后,找到一辆自称特殊价码的出租车,司机开价350元。杨锦麟感叹一声“好家伙”,惊呼这个价格应该是“全世界最贵的出租车价码”。

  杨锦麟在微博上说,为了赶时间,他坐上了一辆需200元的议价出租车。“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时代,我们也不强迫你,强迫你是犯法的。”他还将司机的背影拍照传微博,并援引司机的话。

  随后的17分钟,杨锦麟连发3条微博,“直播”这一遭遇。这个拥有89万粉丝的微博大户的“吐槽”,很快引来众网友围观。截至记者发稿,第一条微博已有2344次转发、828条评论。

  香港卫视浙江区域公司总经理郑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杨锦麟此行是为了参加11月17日在浙江省德清县举办的第三届游子文化节。“这个活动是我联系的。”郑昀说,往常,如果杨锦麟因公来杭州,公司一般会安排接机。不过,郑昀16日在香港,杨锦麟有位朋友说可以帮忙接机,于是公司就没有再派车。

  当很多人以为此事暂告一段落时,晚上10时56分,杨锦麟一条微博马上引起了新的风波:“刚接到杭州市张副市长的电话(奇怪,他哪里得到我的号码?),他向我今天的遭遇表示道歉,也希望借此机会认真整顿运管问题。”

  关于此事热议的焦点是,面对一个新闻主持人乘车被宰客的遭遇,政府官员是否应该出面道歉。如果杨锦麟只是一个普通人,会享受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吗?

  11月1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到已离开浙江的杨锦麟,试图证实和还原当晚副市长道歉的经过。

  “我现在不方便接受访谈。网络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让他们闹去吧。”通话中,杨锦麟说完这一句话便挂了电话。几秒钟后,记者再次致电杨锦麟,询问其微博内容是否真实,他说:“随便用,各路人物都来登登场。”随后再次挂了电话。

  “杨锦麟第一条微博发于10点33分。10点40分,《杭州日报》就有人告诉我们这件事,11点,我们开始了调查。”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一工作人员说。

  16日下午,他们通过调阅视频、向驾驶员了解等方式,找到了搭载杨锦麟的车辆。经核实,杨锦麟的目的地确实不是德清县,而是杭州市滨江区的一家酒店,与机场距离30公里,正常计价只需95元左右。

  16日晚上9时左右,该工作人员得知,杭州市市委书记就此事给运管部门下了批示,要求尽快处理、及时反馈。“我处于比较低的层级,层层传达才到我这。书记批示的时间肯定比晚上9点来得早。”她说。

  “张副市长确实是分管交通的副市长,道歉可能算是政府行为,不是我们要求他道歉的。他个人比较重视这个事情,比较重视维护法律的形象,表明了比较积极的态度。”这名工作人员说,但道歉是不是由市政府开会决定的,她就不了解了。

  不过,这名工作人员坚称,并非因为杨锦麟是名人才得到特别关注。自2012年以来,杭州市运管部门已查处400多起出租车违章事件,每一投诉都有立案。虽然杨锦麟本人没有投诉,但是,“投诉案件的来源有很多种,既可以来源于乘客本身,也可以是媒体反映情况。”

  当晚,杨锦麟发出了“张副市长深夜道歉”的微博。据了解,杭州市姓张的副市长只有张建庭。

  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杭州市委宣传部,希望采访张建庭。一位陈姓副部长表示,他不知道有这件事,这件事听起来也并不重要。如需采访副市长,可直接与市政府办公厅联系,不必通过宣传部。

  杭州市政府办公厅两位副秘书长表示,他们也还没听说过这件事,其中一位还向记者打听:这事在哪个网可以看到?

  11月18日、19日,记者多次拨打杭州市副市长张建庭以及与其对接的市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张文戈的办公室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从副市长的角度来看,在处理具体的事情时,对于他知晓的事,无论是受理还是社会效果来说,处理得都挺好。”对于此事,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形象危机应对》蓝皮书主编唐钧评价道。

  他分析,杨锦麟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因此有渠道让副市长知道这件事。对于官员而言,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更多、更快地了解政府在公共服务方面的不足,做到更快地回应、处理民众的诉求。

  在唐钧看来,民众肯定不希望官员仅就一件事做个别的道歉,更希望官员借这件事,把属地内的问题进行制度化、常态化、长效性地处理,把能管的管好。“除了道歉之外,更应该做好具体的工作;除了说好,还要做好。我们希望有错迅速改正,但更希望看到,别人找不到你的错。”

  事实上,杭州市萧山机场的出租车治理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今年7月,杭州多家媒体曾多次报道该区域“黑车宰客”的现象,杨锦麟绝非第一个“受害者”,不过他是第一个得到政府官员道歉的人。

  时事评论员殷国安评论认为,“其实我就是得不到道歉的人的其中一个。前些日子到杭州旅游,黑车遍地。无论是黑车还是白车,都不打表,而是上车前议价。作为一个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不解决打车难问题,杭州旅游是不可能让人满意的。

  他还提出疑问:对于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只向一个杨锦麟道歉行吗?

  唐钧说,属地内出现任何问题,作为副市长,道歉也好、承认责任也好,都是应该的。

  “官员必须有更多机会倾听群众呼声和意见,能够有更多渠道和窗口,使他们与普通老百姓的想法有互动、有沟通。”唐钧说。 (实习生 卢义杰 记者 陈璇)

编辑:谢思思

热词:杭州 市长 政府 官员 电话 浙江 萧山 机场 香港 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