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内江新闻>社会> 正文

高墙内的忏悔:走近吸毒 艾滋病毒感染群

【发表时间:2012-11-29 17:13:32 来源:内江新闻网】【字号:
车间劳动
促膝谈心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内江新闻网讯(记者 熊永志 唐璜)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地球上,平均每一分钟都有一个孩子死于艾滋病。

得艾滋病有多种渠道,但很大一部分患者都是吸毒人员,他们称吸毒为“遛冰”、“吃药”,然后共同使用针管、进行不正当性行为并感染上艾滋病。

今年是第25个世界艾滋病日,记者前往资中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采访了吸毒及艾滋病患者,藉此警示世人。

11月26日,进入戒备森严的女子劳教所铁门,难得的阳光洒满高墙内的重重大院,照耀在广场上列队训练的年轻姑娘们的脸上。这些年轻漂亮的姑娘们本应该走在充满阳光的人生路上,但却因吸毒而在这里接受强制戒毒。而最触目惊心的是,她们中有一部分是艾滋病感染者……

稀里糊涂“遛冰”

年仅20岁的江丽(化名)家住资中水南镇。她目光游离、呆滞,有4年的吸毒史,这是她第二次进来到这里。说起吸毒经历,她眼中滚动着泪花。

江丽说,自己一岁多时父母离异,她随仅在菜市场摆摊卖炒花生的爷爷、奶奶和成天坐茶馆的父亲过日子。七岁那一年,她也与同龄人一样背起书包进了学校,但读完第一册,因为家庭条件所限,加上自身不愿意读书,便辍学在家。到了14岁,她只身前往广东湛江,住进了母亲与同居男友租住的家。呆了一年多时间,因同伴少,加上与母亲的关系越来越僵,只好回到老家,成天泡网吧打发时光。

不久,江丽认识了当地几位网友,并很快凑在一起,成天瞎逛并开始“遛冰”。她记得第一次吸毒后,先是翻江倒海的呕吐,然后整整两天两夜不睡、不吃,在网吧里疯狂地玩游戏。时隔不久,她与网友聚在一起“遛冰”,被值勤人员抓了个到正着,但因年龄不到17岁,经教育后释放回家。这一期间,爷爷、奶奶、父亲都苦口婆心的教育她,要她跟好人学好人,但江丽却一点也听不进去。

2009年, 17岁的她耍了一位年龄三十多岁、吸毒的男朋友。这一年12月,她与男友在家吸毒被抓,在女子劳教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2011年12月,江丽走出高墙,但爷爷、奶奶已相继逝世,父亲已到外地打工,住房也租给了别人,她只得再次投靠母亲。

到了广东湛江,因为有吸毒史,母亲不允许她到网吧、酒吧去打工,而其它很多单位的招聘,最低学历要求也在高中以上……今年8月,日子过得极不顺心的江丽怀揣母亲给的几千元钱回到资中,也试图找一点事情干,结果,还是因大字不识几个而被拒之门外。

此后,江丽又开始到网吧消磨时光,联系到了以前的网友和男朋友,之后又开始吸毒。今年10月30日,她因再次“遛冰”被抓,并再次被罚“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小小年纪,两次进劳教所,江丽对此也后悔不已。她说,小时候,爷爷、奶奶和父亲也要求她学一点文化,但总是听不进去,自己想做啥就做啥,最后稀里糊涂地走上了斜道。

后据管教干部介绍,江丽吸毒多年,目前还没有感染上艾滋病毒,这还算是一个特例。

孤独中 吃药上瘾

16岁的马玲(化名),留有一头小村姑的发型,长有一双灵活的眼睛。至今她还记得14岁那年,第一次“吃药”的经历。

“我老家在偏避的农村,父母认为女子不需要接受教育,我就没有读过书,一直在家里玩耍或务农,我现在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全家七口人,除两个姐姐以外,父母和两个哥哥都要‘吃药’。我也不懂吃药有什么好与不好,只知道和家人在一起就安全快乐。但是14岁那年有一天,父母因为吃药都被抓了,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家门边,越想越伤心。因为我知道药放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极度孤独之中,我就拿起药来尝,最初吃下去,感到好难受,想呕吐,但慢慢感觉到全身放松,不再孤独。最后越吃越想吃,也不知什么时候感染了艾滋病毒,直到送进劳教所……”

眼前的马玲一脸茫然,也不知如何面对未来。

因好奇 走向了深渊

“第一次吃药是在强烈好奇心驱使下发生的。”32岁的范晓红(化名)回忆说,“我初中毕业后到广东打工,由于‘出道’较早,比同龄人经济上更宽裕一些,加上我很贪玩,有点钱就与朋友一起去PK。

“从广东打工回来,我去看望一位好朋友,当时她也不回避我正在吃药,这样的场景只有在电视上看到过,我感到非常好奇,甚至产生了也想亲自尝尝,看看到底是啥滋味的冲动。但朋友却再三阻止我,并告诉我,吸毒会给健康带来严重影响。但人就是奇怪,她不劝我可能还好,她越劝,越让我对药产生好奇的念头,最后,在我固执的要求下,终于第一次毒品接上了‘轨’。开始吃了脑壳发晕,一个月后就再也甩不脱了。后来,我染上艾滋病毒,家庭也因此解体……”|

编辑:王颖

热词:高墙 忏悔 吸毒 艾滋病 感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