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十三年守护植物人丈夫不离不弃(图)

【发表时间:2013-03-13 16:5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高燕萍采访中抑制不住感情,哽咽着流下了眼泪。 肖娜 摄

  (记者 邵燕飞 实习生 肖娜)清晨五点,家住浙江省德清县筏头乡兰树坑村的高燕萍像每天一样早早起床,开始植物人丈夫朱成一天的护理,嚼碎饭菜亲口喂给丈夫、帮丈夫按摩、拍背、翻身。

  13年来,高燕萍始终守候着因车祸而逐渐变成植物人的丈夫,时光荏苒,昔日年轻的妻子如今已到了不惑之年,在高燕萍心中,“只要丈夫还活着,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孩子就还有爸爸,我做的一切就都值得。”

  一场车祸逐渐吞噬了丈夫的意识

  高燕萍的家,在浙江省德清县筏头乡兰树坑村,这里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12日,记者走进德清县筏头乡兰树坑村,见到了主人公高燕萍,她是一个瘦小漂亮的女子,黑色的棉衣在高燕萍身上显得有些宽大,高燕萍对记者浅浅笑着说,进来吧。

  记者走进高燕萍家,那是一间不算大但很整洁的房间,微微泛黄的墙壁上贴着各种古老的画报,还有高燕萍儿子的奖状,一张大大的古木桌子上摆放着几杯正冒出白色热气的茶。今天的阳光十分绚烂,但这个房间却略显清冷。

  高燕萍低着头,声音细小的跟记者讲述她13年来的经历,声音里满是平静。

  1997年,高燕萍24岁,丈夫朱成26岁,俩人经人介绍结婚,并于第二年生下儿子,当时朱成是位汽修师。

  和很多普通的家庭一样,这原本也是一个平凡却幸福的三口之家。

  虽然生活的路总充满坎坷,但有些厄运的到来却是致命和摧毁性的。

  2000年的一天,丈夫朱成开着刚刚修好的一辆拖拉机上路试车,却不慎撞上了一棵大树。

  这起车祸,导致朱成的头部和腿受伤严重。

  “经过治疗,老公变成了残疾人士,头脑意识时有时无。”高燕萍说。

  然而在2011年,朱成突然脑部感染,头痛癫痫发作——去了医院,经过反反复复的手术后,花去了40多万元医药费。

  朱成的命是保住了,但却从此变成了植物人。

  高燕萍眼里泛着泪花告诉记者,那时候,朱成就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但她每天都试着跟他说话,而朱成却只是眨着眼睛。“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到我说话,但我就想和他说说话,也许有一天他会回答我呢。”

  妻子为爱不离不弃

  朱成出车祸那年,妻子高燕萍28岁,应该说,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年轻的时候。

  但命运似乎一瞬间就夺走了高燕萍的一切,然而她并没有埋怨现实的不公。

  高燕萍说,只要丈夫还活着,就能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成了植物人后的朱成,丧失了最简单的咀嚼吞咽功能。

  清晨五点,高燕萍像每天一样早早起床,开始植物人丈夫朱成一天的护理,嚼碎饭菜亲口喂给丈夫、帮丈夫按摩、拍背、翻身。

  “怕老公消化不好,就把一些硬质的食物嚼碎了用嘴送进老公的嘴里。”高燕萍说,即便这样,丈夫朱成都无法吞咽,高燕萍就会拿汤勺在他嘴里轻轻搅动几下,再含一口水送到他嘴里。

  高燕萍说,这样一顿饭喂下来,她多半要花两个多小时,“喝稀饭也要1个多小时。”

  而最让高燕萍为难的是,她不知道,老公是否真的吃饱了。

  记者走到高燕萍的卧室,看到面容瘦削的朱成躺在一张简易的病床上,床的右上方是一台锈迹斑斑的氧气瓶,朱成醒着的时候,会睁着大大的眼睛,偶尔扑闪几下,有时身体会有轻微颤动。

  除了亲口喂饭,高燕萍为了尽可能减缓老公的肢体萎缩,每天至少要给他做3次按摩。

  “先拍10下左腿,再顺时针旋转按10下,然后顺着小腿,又来回搓,接着,换到右腿和手臂,最后要帮他翻身,敲打背部。”瘦小的高燕萍边做按摩边说道,手法很是娴熟。

  “这些按摩手法,都是从医生那里学来的,整个过程下来差不多也要个把小时。”

  由于长期卧床,记者看到朱成的手脚已明显萎缩了,只剩下消瘦的骨干。

  记者看到在朱成的病床边,高燕萍给自己搭了张简陋小床,老公睡着了,她才会睡,但一个晚上,至少也得起夜两三次。

  “晚上要定时帮他翻身的,9点一次,12点一次,凌晨2点一次,早晨4点多一次。”高燕萍说。

  从二十几岁花一样的年纪熬到四十几岁的不惑之年,时间在苦难面前总显得尤为漫长和难捱,但即使是这样,高燕萍都从一而终的守候着逐渐变成植物人的丈夫。

  只想有一天可以推着老公晒晒太阳

  现在,四十多岁的高燕萍成了一家老小的顶梁柱,她白天会去筏头乡附近一家农家乐打工,晚上回来就照顾丈夫,做些护理工作。

  整整十几年,丈夫的病情逐渐恶化,最后变成了毫无意识的植物人,我们无法想象那该是怎样一颗坚毅、笃定的心,才支撑着高燕萍走到今天,却仍然怀抱憧憬和希望。

  12日,中新网记者联系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义荣,他也是朱成当年的主治医师。

  王义荣告诉记者,这个病患给他的印象很深刻,约莫十多年前,朱成被送进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进行抢救,经过抢救身体状况有所好转,病情受到控制并趋于稳定。

  “当时虽然脱离了风险,但由于朱成的脑功能受损,在那个时候他就基本丧失了意识。”王义荣说,他的眼睛眨动并不代表他有意识,因为他对周围光的刺激还是有反应的,但他理解不了那些是什么,或者别人在做什么。

  王义荣说,即使现在重新对朱成进行医治,他也不可能完全痊愈,身体状况等也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我不奢望老公会完全健康,但我只想有一天,老公可以坐在轮椅上,我推着他,晒晒太阳。”说到这里,高燕萍再也抑制不住感情,哽咽着流下了眼泪。

  德清县筏头乡副乡长何爱芬告诉记者,自高燕萍丈夫出事故以来,高燕萍从没向政府索要过什么,就连前几次该乡乡党委书记去探望她的时候,她的回答都是“我很好,我们一家都很好”。

  “她的朴实、纯真、勇敢超乎我们所有人的想象,但她却是我们所有女性的榜样。”何爱芬说,得知高燕萍的遭遇之后,该乡乡政府给高燕萍办理了低保户,除了一些慈善会、残联等相关单位的大力资助,筏头乡计划生育部门也给高燕萍办理了独生子女贫困户。“德清县委书记、筏头乡政党委都时常来看望高燕萍一家,带着慰问金和一份关爱的心。”

  浙江省寅幸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王伟说,他们正在为高燕萍一家制定着慈善资助计划,并计划于近日邀请杭州的一些医学专家来为朱成诊治。

  希望有一天阳光能照进高燕萍的生命,照进朱成的病房。(完)

编辑:谢思思

热词:浙江 植物 车祸 医院 儿子 眼睛 学院 政府 书记 病情

更多视频新闻
最新新闻
热点聚焦
更多网评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