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6000里 奶奶就是她上学的腿

【发表时间:2014-03-17 08:41:27 来源:成都商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从家到学校,近4里的路程,对于14岁的普通孩子来说并不困难。而对于宜宾市南溪区阜鸣小学14岁的邱方梅来说,这条上学路却异常艰难:由于早产导致膝盖骨发育不全,她无法独自行走;而她的腿,是年过六旬的奶奶。

  每天早上5点多,奶奶向其友就起床,7点从家里出发,背着孙女在山路上走走歇歇,赶在8点半前到学校上课,放学前再赶来背她回家,就这样风雨无阻地背了5年。

  阜鸣小学副校长古炆峰帮祖孙俩算了笔账:全年上课205天,每天往返近8里,五年下来奶奶背着邱方梅走了大约8000里,相当于从宜宾到北京走了个来回。

  孙女80多斤的体重加上书包,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已难以承受,“我实在是背不动了,可如果我不在了,她怎么办?”

  4里路

  接送

  膝盖骨发育不全

  奶奶背着她去上学

  因为双膝盖骨(膑骨)发育不全,邱方梅从小就无法正常站立行走,即使在拐杖的帮助下站几分钟,膝盖处也会钻心地痛。

  3月13日下午5点,阜鸣小学放学,邱方梅在同学的搀扶下走到校门口,早已等在操场的奶奶向其友赶紧迎上去,将小方梅扶到花坛边沿坐下。就在奶奶和成都商报记者交流的短暂时间内,小方梅拿出练习本认真地看了起来。

  休息了几分钟后,奶奶先把小方梅当拐杖用的竹棒攥在手里,然后蹲下身去,吃力地想把孙女扶到背上。“我再走几步嘛,你就可以少背一截。”邱方梅脚下无力,被奶奶用力一扫顺势趴到了奶奶身上,她却贴在奶奶耳边说了这句,同时右手死死撑在奶奶背心上,让奶奶背不上她。

  “其实我晓得她走不动,走几步就痛得要命。”奶奶说,小方梅天天都会要求“自己走”,她走路时不但要用两根竹棒支撑身体,旁边还必须有人搀扶,以免摔倒。

  奶奶向其友说,邱方梅的妈妈在怀孕六个多月时身体出现异常,后住院产下不足三斤半的小方梅。“当时医生就说,孩子能不能养活都是个问题。”没想到孩子的生命力很顽强,居然活了下来。

  据向其友介绍,小方梅的父亲叫邱申河,在家里排行老二。小方梅两岁多时,邱申河外出打工,此后杳无音讯;在小方梅快三岁时,其母亲也称外出打工,但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从三岁起娃娃就一直跟着我们生活,再也没有见过父母。”

  由于一直不能走路,邱方梅从小就待在家里。看着其他孩子都上学了,邱方梅也提出想去读书。经不住孙女的软磨硬泡,向其友和老伴终于答应让她读书。从此,奶奶就成了小方梅的腿,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7点钟从家出发,年迈的奶奶背着孙女在山路上爬坡上坎,8点30分前赶到4里开外的学校上课;放学前奶奶又提前赶到学校,背她回家,风雨无阻。

  下雨天

  最愁

  摔倒时我和老伴垫下面

  “要撑很久才爬得起来”

  有次祖孙三人摔倒,全身被泥水浸透,回家后,70岁的爷爷邱茂高和老伴抱头痛哭,“我们的日子快到头了,她的日子好久才是个头啊?”

  邱方梅的家在一条小溪边的山坳里,离阜鸣小学近4里的路程,需要爬一座小山,攀一个陡坡。奶奶背着她,至少也要歇五次、一个多钟头才能走完这段路。“虽然行动异常不便,但是五年来邱方梅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而且学习成绩名列全班前三名。”班主任伍从琼说。

  每年背孙女上学,向其友总要摔倒十几次。“几天前下雨才摔了,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向其友说,天晴时背孙女上学,无非起早点,路上多歇歇而已;一遇下雨,就愁坏了一家人。凡遇下雨天,70岁的爷爷邱茂高就会放下一切农活,和奶奶护送小方梅上学校。即使这样,在半路上的一个陡坡,祖孙三人还是经常摔倒在地。“我们摔倒时她在背上,我们垫在下面。往往要撑(挣扎)好久才爬得起来,但是我们一般不开腔,免得她心里不好过。”邱茂高说。

  背不动

  冒火

  奶奶边哭边骂她:你咋不去死

  孙女80多斤的体重加上书包,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已难以承受。奶奶向其友说:“现在我身体越来越差,总有一天会失去劳动力,会死。”

  邱方梅所在的五年级教室在教学楼二楼,奶奶把她背到教室后,她在学校的一切行动都需要在同学的帮助下完成。班主任伍从琼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五年来学生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同学都会尽力帮助邱方梅,同学们轮流帮她打饭、洗碗,女同学轮流扶她上厕所。“对于大家的照顾,邱方梅在感激之余还心存歉疚。”伍从琼说,邱方梅刚上学时怕麻烦老师同学,内急的时候就尽量忍着,结果经常拉在身上。现在她也每天不喝水,内急了也尽量忍,实在忍不住了才会说。

  南溪阜鸣小学副校长古炆峰帮祖孙俩算了笔账:全年上课205天,每天往返近8里,五年下来奶奶背着邱方梅走了大约8000里,相当于从宜宾到北京走了个来回。

  “实在背不动了,我就坐下来边哭边骂她:‘你咋不去死哦,你去死嘛!’”走出校门约50米,小方梅实在撑不住了,坐在路边休息。奶奶嘴里突然蹦出的这句话把记者和老师都吓了一跳,紧靠着奶奶的小方梅显然听清了这一句,她只是用力咬咬嘴唇,望着远方没有说话。看奶奶抹着泪痛哭失声,小方梅埋下了头,在双眼间抹了几下。但自始至终,这个孩子没有哭出声音。

  奶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实在是背不动了,有时候就冒火。我这个年纪,只能背一天算一天。我死了,她就跟着我死嘛。”奶奶说,她和爷爷邱茂高都不识字,此前也从来没带方梅去医院看过,也不敢想她今后会怎样,“我经常半夜惊醒,梦到小方梅一个人摔倒在上学路上的烂泥滩,她大声呼救,在泥水中摸爬挣扎,我伸手去抓她,却怎么也抓不到。”

  最大的

  希望

  担心孙女今后的生活

  最希望她能站起来

  “骂她去死,不是我想她死,也不是咒她。而是我跟她爷爷迟早有死的一天,留她在这世上,她一个人怎么活?”

  奶奶向其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十多年她一把屎一把尿把小方梅拉扯大,孙女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她实在是爱孙女太深,才担心她今后的生活。“骂她时,我哭得伤心得很,她也在旁边跟着伤心,但她从来不跟我顶嘴。”奶奶说,其实她怎么可能舍得让孙女去死。

  3月13日,在学校和当地政府的安排下,邱方梅被带到南溪医院做了一系列身体检查。医生说X光检测发现,邱方梅膝盖骨几乎没有发育出来。但是这次检查让邱方梅看到了站起来的希望,医生告诉她和老师,等她长大成人、身体停止生长后,可以通过植入人造骨骼的方法让她恢复正常功能。

  昨日,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主任医师王爱民教授建议,先将小方梅送到重庆儿童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再确定今后的治疗方案。

  听老师说邱方梅可以通过做手术站起来,奶奶突然两眼放光,近似跳起来地说:“真的哇?当真的哇?要是娃娃可以站起来,你们真做了天大的好事,我就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孙女的愿望

  我要考上大学

  替父母孝敬奶奶

  由于一直不能走路,小方梅童年的活动范围就在自家的院坝里,爷爷奶奶去干农活了,她就独自和鸡鸭为伴,或者逗一逗小猫、唤一唤小狗。“这个娃娃坚强得很,从来没听她哭过,更不像其他孩子管大人要这要那。”邻居周婆婆说,懂事的小方梅经常帮爷爷奶奶干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烧火、切菜、喂鸡、洗衣服,她都会。

  “她晓得爸爸妈妈不要她,她也从不回避别人说她残疾。”奶奶说,为了不让他们伤心,小方梅从来不会主动提起爸爸妈妈,别的孩子在一起谈他们的父母时,小方梅也会悄悄躲开。

  这个孩子并不善于表达。在她的情感世界里,她是一个被爸爸妈妈都嫌弃的人,是爷爷奶奶把她养大,送她读书。趴在奶奶背上,小方梅心疼不已。“只听说孙女给奶奶当拐杖的,没听说过奶奶给孙女当拐杖的。”她每天都会细心察看奶奶的情况,脸色好不好、是不是生病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走在路上,只要奶奶出汗,她就会悄悄给奶奶擦掉。邱方梅知道奶奶不识字,她就把每天从学校听来的新鲜事讲给奶奶听。

  除了“感谢”二字,小方梅说得最多的就是要考上大学找到稳定的工作,给爷爷奶奶养老送终,替离家出走的父母尽孝。

  “农村人重男轻女,我奶奶这辈人观念更重。”小方梅说,即使自己是正常孩子,生在别家,也可能不会得到爷爷奶奶的器重和喜欢。现在奶奶给自己饭吃、给自己衣穿,她除了努力读书去回报他们,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话语表达。“如果不是有个多余的我,爷爷奶奶可以不用这么累。”小方梅说,现在她能做的实在太有限,只能努力帮爷爷奶奶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分担他们的辛苦。

  小方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奶奶年纪越来越大,而自己却越来越重。不管今后的道路有多艰难,她一定要努力读书考上大学,“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站起来,自己走进大学、踏入社会,让爷爷奶奶安度晚年。”

  奶奶的愿望

  “要是娃娃可以站起来,你们真做了天大的好事,我就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内江新闻网微信,微信内江,内江微信
分享到:
编辑:黄薇茜
更多视频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网评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