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会被曝一年收赞助费8.2亿 网友吁去行政化

【发表时间:2014-06-29 09:40:32 来源:羊城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日前,国家审计署通报“国务院关于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让中华医学会的敛财之术“浮出水面”。一时间,“挂着非营利的牌,敛着药企赞助的财”的批评声四起。靠政府撑腰,与企业争食,部分所谓协会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的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焦点。(6月27日 中国青年报)

  底气 主管部门的“干儿子”

  面向窗外一脸迷茫:这些行业协会后面都有靠山的,都是有关部门的干儿子。

  网易广州天河网友:说白了,很多协会其实就是其“主管部门”的小金库。每个部级单位下面都挂有一大帮。

  mytsun:记得当年查“中华牙防组”敛财的时候,不就提到中华医学会之流了吗?怎么现在才查?

  实力 学会气场太强大

  陈健:中华医学会共有83个专科分会,下设90本医学学术期刊,涵盖所有医学门类,绝大部分为核心期刊,体制内医生想要晋升和职称评定,都要发论文,不可避免地要求着中华医学会。一边卡着数万医生的晋升梦想,一边连着财大气粗的药企。此路为我开,不收些过路费,好像都不好意思。

  天天:应该有多个行业协会,打破垄断,形成竞争,互相监督。

  关键 行业协会要去行政化

  小白:“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业的轿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许多行业协会就是个“二政府”,说好的“民间性质”只是一朵浮云。

  胡艺:不仅被曝光的乱收费、乱作为的协会要整顿,所有行业协会都要去行政化,所有“挟政府招牌以令乱收费”的社会团体都应进行治理和规范。

  点评

  监督的阳光不可遗忘“二政府”

  涤明:说到中华医学会的敛财有术,国人一定会马上想到曾经的“牙防组”。当然,中华医学会要比牙防的资历老得多。它本是医学交流,促进医学科技普及与推广,以及医学科技队伍成长的行业协会,然而,一年中8.2亿元的“赞助费”收入,已经足以模糊其宗旨——到底是非营利机构,还是变相的营利机构?而如果它借助政府部门的资源,将一些非营利性资源变成敛财工具,就与曾经的牙防组无甚区别。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与牙防组的“认证收费”如出一辙。拿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换取赞助费,就更是有点下作了,这与泄露倒卖公民信息,有什么不同吗?

  走了牙防组,又来了中华医学会,不管是以“认证”赚钱,还是贩卖“赞助商等级”,印证的都是那个古老的人性法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利来也好,为利往也罢,于理性经济人来说,本无可厚非。而不管的牙防组,还是医学会,如果就是一个纯粹的民间组织,有人愿意赞助你,或接受你的“认证”、“标注”,如果不违法,别人也不宜说三道四。然而,中华医学会的“经营情况”上了国家审计署的报告,足以证明这个机构的公立性质。而背后若没有卫生部或卫计委这棵大树,会有多少人会来你这里乘凉?一年时间里搞了160个学术会议,如果不是背后那棵大树,还会有那么多人来捧场吗?8.2亿“进场费”就更不要说了。

  不管是牙防组,还是中华医学会,从服务社会的宗旨来说,都很好。所以会“变性”为敛财工具,根本问题在于,公共服务权力和资源的“经济人化”。这个问题再一次提醒我们,公共权力一旦不在约束区,必然会不自觉地“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以“认证”敛财的牙防组,在公众舆论的监督下告退,而几年后,其某些“职能”又悄悄转移到中华医学会,像是在与公众监督玩猫鼠游戏。而实际上,任何领域中的猫鼠游戏都比较正常,所以,外部监督也是一刻都不能或缺的。审计署将行业协会敛财内幕公之于众,接受社会监督,希望这种监督手段能常态化。如果所有的“牙防组”早晚都将晒于阳光之下,公共资源敛财的冲动肯定会降温。但前提是严厉问责的不可或缺。

  行政垄断是行业协会蜕变为敛财工具的主要原因,如果协会就是行政权力套上个马甲,企业摄于其监管权力而不得不从,更没有其他选择自由,赞助也好,认证费也罢,就成了变相的强买强卖。

内江新闻网微信,微信内江,内江微信
分享到:
编辑:杨芳
更多视频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网评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