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原书记狱中每天加工四千灯泡 遇部下不尴尬

【发表时间:2014-09-22 15:32:07 来源:羊城晚报 【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罗荫国说监狱生活 央视截图

  9月20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节目《高墙里的官员们》,透过镜头,揭秘了落马官员在监狱里的生活状态。

  节目的主人公是罗荫国和朱育英,他们曾分别担任过广东茂名市委书记和茂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都因贪腐入狱。其所在的广东阳江监狱,关押了200多名职务犯罪服刑人员,这些人都曾经身居高位,是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公务人员,如今却成为一介囚徒。

  进入高墙里的官员,有什么变化?

  适应了监狱环境 但痛苦仍将长随

  镜头中,罗荫国和朱育英都理了光头、穿着囚服,与他们在台上任职时判若两人。

  这些职务犯罪服刑人员与其他犯人一样,住在12—14个人的监室里,每天早上起床要学习,要熟记、背牢服刑人员的38条行为规范。

  罗荫国入狱已有七八个月的时间,自称已经适应了监狱的环境。他对记者说,在监狱里的生活与之前的“记忆环境”是天地之别,说到底就是人失去自由之后带来的痛苦,而这种痛苦会伴随整个服刑期间。

  同僚监狱里相聚 谈生活不聊前事

  去年,广东监狱管理部门为了避免对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打招呼”、“找关系”等情况,决定将他们进行集中关押、严加管理,避免不正之风。

  正是由于集中关押,所以在罗荫国所在监区,有许多人都曾是他的部下。

  罗荫国在落马后,曾经供出10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其中就包括朱育英。

  朱育英与罗荫国的监室靠近,经常碰到面。他说,“见面打招呼,我喊他‘老罗’,他叫我‘老朱’,我们也不会聊过去贪腐、犯罪的话题。”

  罗荫国似乎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称呼和话题,他说,在监狱里只谈生活,既来之则安之。

  装灯丝已很熟手 一天能做四千个

  劳动改造,就是犯人的“工作”。

  在车间里,罗荫国、朱育英同其他普通刑犯一样在彩灯制造流水线上作业。罗荫国说,他的任务就是往小灯泡里装灯丝,一开始每天只能做1000个,现在能做到4000个了。他还说,这种工作以前没有干过,稍有不慎,灯丝就会扎进手里,很疼,不过现在已经熟练了。

  今年已经63岁的朱育英是老花眼,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所以他的任务量较少,每天做2000个。即使这样,对于他来说,这项工作还是有些吃力,有时为了完成任务,甚至连厕所都不去。他对记者说,任务一定要完成,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嘉奖。

  每月五百零花钱 全部用来买书籍

  在阳江监狱,每个犯人每个月可以有500元的零花钱,罗荫国之前多用来买烟。可他最近把烟戒了,钱都用来买书。他对国学的书籍情有独钟,书架上摆着《品国学》等书,还认真做了笔记。

  记者翻看了他的笔记本,发现他记录了《季羡林随想录》的一段《不完满的人生》。罗荫国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对,不完满才是人生”。

  在监狱里,一周六天劳动,周日是休息日,犯人可以参加兴趣活动。

  在书法兴趣班里,另外一名职务犯罪服刑人员姚志方写了一幅字“志士不饮盗泉,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他自我感叹说,有点晚了,但是能亡羊补牢。

  焦点对话

  行贪腐言反腐 纠结吗?

  他们都曾经是地方或部门的一把手,一把手要对廉政直接负责,但一面贪腐,一面在公开场合言之凿凿反腐倡廉是他们共同的形象。罗荫国在茂名做市委书记四年时间,当时的茂名还一度是廉政建设的典型。

  问:你们曾经被作为反腐倡廉的一个典型,你那时候也是主官,你自己在做这样一个宣讲的时候,内心有过纠结吗?

  罗荫国:你说一点纠结都没有也不真实。但是那时候老实说,我们也确实有时候也出于真心,希望去做一些事情也是有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你贪腐了,你一天24小时都是贪腐的,也不是这样。总体来说,无论是从法还是从纪律应该说都不能允许的,但有些东西很复杂,我现在也不想过多地涉及这一类问题。

  监狱见老部下 尴尬吗?

  在阳江监狱关押了70多名茂名窝案的职务犯,他们都曾经是罗荫国的下属。虽然在监狱不能像社会上那样随便见面聊天,但在上工收工时,不免会碰到过去的部下。

  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尴尬吗?

  罗荫国:没尴尬。

  问:是你想到他们也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罗荫国:对,他们也想到。

  问:这些部下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你被抓起来的,你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心里会不会有一点复杂的情绪?

  罗荫国:没有太多这种情绪。

内江新闻网微信,微信内江,内江微信
分享到:
编辑:李林航
更多视频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网评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