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 “花园”流芳

内江著名画家、教育家、“邱家花园”主人邱特澄纪略

【发表时间:2014-11-02 07:00:56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邱特澄(资料图)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日前,话剧《范长江》在我市实验演出,观众为范长江波澜壮阔、追求真理的事迹感动,也为内江走出了这样一位杰出人物而自豪。而范长江的启蒙老师邱特澄,就是民国时期内江文化和教育界的杰出代表。

  邱特澄11岁与内江“丹青世家”梅家结缘,与同时代画家张善子、刘采臣、陈石渔金兰结义,拜川内著名山水画家杨春梯为师,一生创作了大量明志寄情的画作。

  邱特澄青年时期在“沱中”教书,中年创办“内江县东乡第一小学”——田家小学(现范长江小学),后又进城创办“敦睦小学”。其间培养了范长江、尧文藻等一大批载入内江史志的人物。

  A

  居民的记忆

  在“范长江纪念馆”约5公里处有个花园村。据说这一村名源自清末时期,这里有一户殷实的书香人家,在宽大的宅院、后山、荷塘、田间、路旁遍种各类名贵花木,环境如同花园。当地人就给它冠上主人姓氏,称这一带为“邱家花园”。邱特澄就是“邱家花园”主人。

  在上世纪80年代地名普查中,当地人为了纪念花园主人的功德,原生产大队就更名为“花园村”。

  在花园村村道转弯处,一块大墓碑耸立路旁。碑上题刻着:“故书画大师……邱特澄先生墓”。落款:“门生:尧文藻、任世俊、余农治,官简贤、赖图南、李问昭”。碑立于1984年3月。在当今内江,这6位门生虽然已相继作古,但都是内江人耳熟能详的书画、文史精英。

  沿墓侧田间路转过一座小山,浓密的树林和竹林后有一座院落,其正堂房、西厢房及院坝较为完整,但却斑驳、朽蚀,爬满了藤蔓。院坝的东侧,则是几幢近些年修建的红砖瓦房。这就是曾经名噪十里八乡的“邱家花园”老宅。

  今年57岁的周茂彬曾在这里长大,现在是田家镇林业工作人员。1952年土改时,他的父亲与十余户村民陆续成了“邱家花园”住户。

  周茂彬说,在他的童年时代,大院为三纵两横式四合院,正面长约60米、宽约30米。院内青石坝长约25米、宽约15米。大院朝门外是两口建有亭子和走廊的荷塘,荷塘四周及房前屋后包括后山,全是奇花异草及珍稀木本植物。一年四季,花开不断。而后山上原有很多粗壮的古柏、香樟等珍贵树木,解放初期全部捐献给了成渝铁路建设工程。

  在大院一角,有一根高约1米、胸径约0.35米的树桩。周茂彬介绍说,当地人都知道这是邱家花园主人当年栽的“金桂”,这棵树每年8月开花,扑鼻的香味使方圆几里的村民都能闻到。大约十年前,这棵金桂突然枯叶,请了林业专家诊治,但最终还是“走了”。这件事令邱家后人痛心不已,故保留树桩至今。

  周茂彬告诉记者,虽然邱家花园庭院现已破败,四周的花木、亭、廊、荷塘也早就成了人们的记忆,但方圆十里八乡或是镇上居民都知晓这个地方,你若是打听“邱家花园”怎么走,很多人会给你指路。

“邱家花园”西厢房一角

  B

  太公的一生

  花园村文书邱宗维今年48岁,是邱家花园主人的第四代孙,他称邱特澄为“太公”,现居花园村1组祖居老宅上的新建房里。

  邱宗维关注太公的事迹,始于30年前几位老人前来立碑。此后他在祖父、父亲及其他长辈口中以及资料中了解到太公的不少故事。 他介绍,太公生于1879年,因家父和弟弟早亡,11岁便娶了“丹青世家”梅氏以陪伴寡居的母亲。此后他在内江读书、习画、教书。17岁当父亲,有8个子女,后因梅氏太婆洗衣淹死于荷塘而娶了王氏太婆,又生了6个子女,这14个子女全部长大成人(其中几人在乡志上有记载)。1939年,太公病故。

  邱宗维说,太公在沱江中学教书时任图画、国文教师。他的画以泼墨山水为主,主要有枯寒图、渔歌图、苍松古柏对弈图、小青龙河秀色图,每幅画上均有题诗。因表现的主题和笔墨味在内江独树一帜,因而有“江城邱派”的称誉。

  辛亥革命时期,太公积极宣传孙中山倡导的民主革命主张,带头剪去辫子,女儿不裹脚。为了给国家培育人才,他回到家乡将后山上百棵成材树木捐赠筹办小学。1919年,内江县东乡第一所乡村小学——田家小学建成。校内设有初小、高小,男生班、女生班。由于主持校务工作有方,重视德才兼备,学校建立了良好的校风和学风,求学者中人才辈出。著名记者范长江、博士柴有年、留美化学博士田鸣鹏等著名人物均启蒙于该校。

  1929年,太公又在城内邱氏祠(今北街第一幼儿园)兴办了“敦睦小学”并任董事长,聘请了一批德高望重、治学严谨的老师,同时还制定了一项校规:邱氏宗亲的子女读书不缴学杂费,其他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可免费。后来,这所学校曾为内江著名小学之一,为太公立碑的6位门生即这所学校的学生。除此而外,另还有一批名载《内江县志》的著名人士也曾就读这所学校。

  邱宗维说,太公子女众多,所以一生未能到名山大川写生,他的画都是本地的人文风情。太公的老师杨春梯曾两次到邱家花园小住,亲笔题撰的“荷塘”大石碑现还保存在家里。

  邱宗维还听长辈们说,太公喜欢收藏,有黄庭坚、郑板桥、八大山人、石涛、杨春梯以及内江众多名家的作品,但后来都在土改和文革中,被视为“封、资、修”产物而陆续丢失或烧毁,唯一留存的一首诗题刻在翔龙山摩崖石刻背后的石壁上。

在堂屋前,邱宗维(右)与周茂彬(左)回顾花园往日的情景

  C

  太公的情操

  邱宗维曾听祖父邱思言(邱特澄长子)说,太公一生为人坦诚,办事公道,凡是镇上和乡下有人发生了纠纷,人们就要请他调解。只要太公出面,当事者双方都表态:“‘邱老师’断理公道,他咋个说,我们咋个办!”最终,纠纷双方大都能握手言和。

  大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县府鉴于邱特澄的威望,有意请他担任田家乡乡长一职,但一向视军阀和地方政府为“铲地皮者”(盘剥百姓)的他借故推辞了。后来,他在一幅山水画中以“茫茫大地苦烟尘,何处能安自在身。画里溪山无限好,扁舟稳坐钓鱼人。”为题跋,表达了对时局的忧虑和愤懑。

  1936年~1937年,内江遭遇持续两年的“丙子大天干”。当时的县政府对灾情、灾民漠不关心,不仅不发赈灾补贴,反而继续征税。太公愤然提笔写信,向居住在成都并担任内江旅省同乡会主席的公孙长子(内江著名早期革命家、书法家)反映实情。公孙长子收到信后立即进行调查,后将内江的灾情、民情如实上报四川行政督察公署,同时严斥地方政府的不道义行径。当年,内江的税赋得到了减免。

邱佑铭(右)与十姐(已故)(拍摄于2008年)

  D

  女儿的回忆

  邱佑铭是邱特澄的幺女,今年87岁。目前,她是14个兄弟姊妹中唯一在世的人,也是新闻巨子范长江的亲表弟媳妇,现居重庆。

  记者通过电话连线,听邱佑铭讲述邱特澄的往事。她记忆最深的是每年假期,父亲会从城里请来拳师,一家老小先是习武强身,然后读书、练字,还要参与栽花种草及适当的田间劳动。

  她介绍说,后来,父亲为了便于学校管理及孩子们读书他们大部分时间住在田家镇。1939年,父亲已患重病,她与几个哥姐常常愁眉苦脸地陪伴左右。一天,气色稍好一点的父亲为了缓解气氛,拿上渔网带他们下河捕鱼(垂钓和捕鱼是邱特澄最爱的休闲)。但因体质衰弱,渔网已经撒不圆了……如今,几兄妹帮父亲拉网的那一幕,仍让她记忆犹新。

  不久后父亲逝世,内江美术、教育、文化界及当地百姓送的挽联挂了很长一条街,田家小学全体师生送葬。

  文化人士、民盟内江主要负责人张匀石(邱特澄学生)在一篇《天下文章尽蜀中》中写道:“内江居四川中枢,历代人才辈出,尤以书画为最,有书画城之称,特澄先生为其翘楚也。门人遍于各地,不少有为之士。”

  邱佑铭还记得,1943年春天,范长江的母亲范四娘带着单独回家探亲的儿媳妇沈谱上门拜访。出身名门的沈谱严格按照本地习俗,在父亲的遗像前烧香、跪拜,并代范长江感谢老师的教育之恩。

  1944年,17岁的邱佑铭在内江县女子中学读书,时遇城里开展轰轰烈烈地“抗日献金”运动,全班同学积极参与并有幸与冯玉祥将军合了影。她之后读高中、教书,然后与出生于田家“郭家坝”的范长江表弟结婚。解放后,她考上工业学校并分配到重钢工作。

  2009年10月,内江为范长江诞辰100周年举行大型纪念活动,她与老伴作为亲属代表被邀出席参加。

  邱佑铭告诉记者:“父亲虽然已离世大半个世纪,但他一生有担当、有社会责任感,他的精神传承给家族后裔,我们一直引以为豪!”

  记者手记

  为了再现主人公丰富、精彩的一生,记者认真推敲了采访记录,查阅史料,找文史爱好者求证所涉人物及事件,之后挑选了部分事例,力求客观真实地向大家讲述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虽然,邱家花园现在已经破败,但尘封已久的主人公形象却在采访中逐渐显影、立体起来。无论是从艺、从教,还是培养子女,“邱家花园”主人都堪称内江文艺界“一代宗师”。(记者 熊永志 文/图)

分享到:
编辑:曾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