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葡萄 ” 记内江诗人魏光武

【发表时间:2014-11-02 08:54:11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魏光武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紫色的葡萄,?仿佛无尘的眼眸/使想象的境界晶莹剔透/在岁月的架上坚持一种精神/如同圣光普照呵/痛苦和灾难,?都在紫色的祥和中/平静地消解

  ——魏光武《时间的葡萄》

  魏光武,内江著名诗人、评论家,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自1979年以来,他先后有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纪实文学近200篇(首)发表于《星星诗刊》、《青年作家》、《中外文艺》、《散文诗世界》、《国际汉语诗坛》、台湾《乾坤诗刊》、《中华魂》、《文史精华》等国内各级报刊杂志。

  1995年,他的诗歌代表作《子夜,有火车碾过》获得武汉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举办的“当代文艺新作汇展优秀奖”,并被该馆收藏;《八月桂花雨》获全国桂花诗歌大赛佳作奖。2002年,《秋天的等待》《芦花飘荡》在全国首届“亲情友情爱情”文学创作征文大赛中,获得二等奖。有诗歌、散文入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四川精短散文选》、《中国散文诗·2013卷》等十来种国内选本,并出版有诗集《燃烧的瞩望》、散文暨文学评论集《淌过心中的母亲河》等。

  多年来,在内江报刊上读到不少未弋(魏光武)的诗歌散文,甚为佩服。时至2001年秋,我才终于同魏光武晤面。那是在魏光武办公的地方,我当时是向他那个部门送一份资料,魏光武见到资料说:“你是不是写材料的人?”自此相识、相交、相知于今。

  相交之后,我便向他索取诗文来读,一解十余年之夙愿。读魏光武的诗歌,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触。他的诗仿佛从远古走来,又离现实如此近;他的诗似乎从心灵深处蹦出,却总也抓不牢。他的诗是温馨的——让人难以成寐;他的诗是火热的——使你热血奔涌;他的诗是深沉的——深沉如秋冬的崖石;他的诗是真切的——真切如甘泉,让读者的泪和着泉水流淌,伴随泉花闪烁。

  后来我才知道,魏光武自幼家贫,初中毕业插队下乡,因家庭出身问题蒙冤招工招生无望,在农村艰苦地磨砺了6年多时光,后来读电大中文专业才圆了他的大学梦。难怪他的诗歌基调会如此沉郁苍凉。魏光武化用《诗经》中《蒹葭》的那首爱情诗写得相当精彩,他借蒹葭的特质抒发人生的境遇,表现出诗人决不因坎坷而惆怅,因阻碍而逆受的向上求索精神。

  魏光武的诗歌创作,历来注重“古典情韵与现代意绪的结合”,他讲究意境的营造,尤其注重诗歌境界的追求。表现手法上讲究情景交融,并凸显其境界的高远。如他创作的《时间的葡萄》,将自然界的葡萄升华为精神的葡萄,笼罩着生命之光。诗中,表现了他对生命本质的思考。而他所追求的生命境界,从人生的坎坷、苦难中得以熔铸和升华。

  魏光武在活化、升华古典文学精髓方面确实是很多诗人不可企及的,这也凸显出其诗作的品位。

  在挖掘和借鉴我国古典诗文创作新诗歌的同时,魏光武还努力阅读现当代东西方著名诗人的作品,注意研习西方现代表现手法,从中汲取精华来丰富自己的创作技巧。但他在创作中绝不会拘泥于西方现代派诗人的晦涩、变形或者荒诞的窠臼,而是以母语风格和文笔特色去发扬传统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特质。故而,魏光武的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纪实文学等作品总是洋溢着光彩、睿智的气象,字里行间总会喷发出沁人肺腑的浓郁芳香。在读魏光武诗歌和文章的日子里,我与他相知了,我逐步通过文字搭建的快捷之路走近他。魏光武在诗文的海洋里酣畅游弋,从1969年的“知青”岁月算起,到现在已经45个年头了。45年,他诗文的结晶,就是由“爱恋”和“扶护”这两个词合成。

  首先是“爱恋”。他爱恋母亲河——“沱江河啊/你浩荡着满江的母爱/不管是困厄还是顺达/只要我一息尚存/你永远流淌在我的心中”;他爱恋母亲——“一座无形的坟茔/一片溢满母爱的丰碑/永恒地肃立在心中/让我的心灵时时祭奠’;他爱恋诗歌——“诗歌应是生命体验的诗意化表现和提升,并朝向生存与崇高的极致和精神天空的化境。”正是这“三爱”拓展开魏光武游弋诗文之海的强大双翼,成就了他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独树一帜的一片天宇。

  其次是“扶护”。魏光武“扶护”青年诗人、文学爱好者,不只是内江,即便是我市、我省之外的慕名求教者,魏光武亦慨然以待,倾心而谈。他诲人不倦,尽吐珠玑,多年来,他对企业家诗人雪阳、野马,以及刘洪、王瑛、寒雁、蒋霞、阿玲等内江诗坛的青年才俊的作品进行了精彩的点评,或专门为之撰写评论,并对内江著名诗人张用生、丁鸣,戏剧家李旭东等的作品也热情关注,给予了中肯精到的评价。他尽心尽力对内江中青年诗人进行扶持,赢得大家的尊重。他被内江市原作协主席张用生赞誉为“催化内江诗坛的使者”。近十年来,他还先后在外地和家乡的文学论坛担任版主,对诗歌作品精彩到位的点评,很受网友的称赞和欢迎。

  魏光武退休前是一位“公事人”,他能在业余之时撰写出大量的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文章,这不能不让人钦佩。而今,他仍以抱病之躯畅游在诗文的海洋中,越战越勇。

  清秋天朗朗,田畴谷物醉。笔者以魏光武颇具代表性的诗句作结此文:“在一生的寻找中风雨兼程/顺流而下或是逆流而上/为那在水一方的伊人呵/从此三千年的足迹/踏遍水阔山长”(《蒹葭》)◇雪踪

分享到:
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