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诞生记

【时间: 2016-07-03 08:42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首发式

  4年前,一群平均年龄70岁以上的老人,为传承内江的传统文化,他们翻山越岭,在深山古墓中寻找散落的楹联,让《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得以问世。

  同样是4年前,依然是这群老人,他们没有停下脚步,紧锣密鼓地策划出一本《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历时4年,今年6月21日,《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在内江市图书馆举行首发式。这是继《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之后,由内江市诗词楹联学会编辑的又一部作品,收集了古今人写内江、内江人写古今的诗词,成为《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的姊妹篇。

  这本书诞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记者走近这本书编委会的部分成员……

阴世全手捧“劳动成果”

  跨越时空

  浩瀚诗海“淘”经典

  阴世全是内江诗词楹联学会会长,是《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的主要编委之一。4年前,当大家决定编纂《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的姊妹篇《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时,阴世全和其他几位编委丝毫没有考虑大家都已年逾古稀,而是老当益壮,决定再干一件大事。

  说干就干,编委会召集开会,联系楹联诗词学会各个会员开始写诗,编委会成员分工收集抄录诗词。阴世全介绍说,该书的诗词主要包括内江人写内江、古人写内江、名人写内江以及一些广为传唱的民谣。因时间跨度大、涉及范围广,他们从《内江风物咏丛》《岷峨诗稿三十年精华录》《中华诗词》《玉树临风》等浩瀚书海中翻阅寻找,可谓是诗海中“淘诗”。

  “这次编书,要从海量的诗歌中淘出经典中的经典。反复推敲,字斟句酌,是个烧脑的活路。”从约稿、审稿、编稿、再到最终出版,前后经过十几次易稿,6位编委会成员最终精选出将近2000首诗词。

  从浩瀚的书海中寻找内江诗词的踪迹,是个大工程。阴世全告诉记者,他在查阅书籍寻找名人写内江的诗词时,唐代、宋代、明代、清代都有大量关于内江的诗词,唯独元朝以元曲为主,在元曲中寻找和内江有关的诗词,需查阅大量资料,过程非常艰难。

  为了不让诗词集成古代篇“断代”,编委会发动各个会员潜心寻找,最终,资中会员顾建德在家谱中找到了关于元代写内江的诗词的蛛丝马迹。【双调】《折桂令·席上偶谈蜀汉事因赋短柱体》中“深渡南泸,长驱西蜀,力据东吴”中去到泸州,内江为必经之地。“受到这首词的启发,我们继续努力,才没有让古代篇断在元代。”阴世全说道。

  除了收录书海中的诗词,这群老年人还到内江各地寻访户外石刻、木刻上的诗词。隆昌古牌坊、玉皇观、圣水寺、资中文庙、威远俩母山等地,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去户外抄写先贤诗词,日晒雨淋是免不了的。”阴世全笑着说,他们都没有私家车,外出寻访诗词,基本上都是坐公交车或客车,汽车不能到达的地方,他们就走路,往往一走就是好几公里。

向市图书馆赠书

  数易其稿

  底稿堆至1米高

  海量的诗稿收录完毕,整理编辑的重任落到了主编罗征全的身上。“万卷诗书消永日,一堆破纸送流年。”这是罗征全对自己编辑整理诗稿发出的感叹。

  罗征全今年75岁,4年前,他是《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的主编。为了编纂《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他再次提笔从书海中抄录诗稿,在浩瀚的诗稿册页中做标记、反复推敲……他说,这本书最终定稿,经历了9次会审,十几次易稿。

  罗征全的书桌上,至今还摆着十几本诗稿,他说,在编稿审阅的过程中,他身边经常堆着一米多高的诗稿,文字量比编纂《中国对联集成·内江卷》大得多。

  罗征全不仅要编纂诗稿,还要做家务。由于老伴儿的眼睛不好使,买菜、做饭都是他的事。尽管如此,他每天白天至少要花6个小时审核诗稿,晚上还要花4个小时的时间整理资料。罗征全说,对作者的诗稿要负责,有时一首诗要纠结半天,眼睛昏花了,他就从客厅走到书房,如此反复,或洗把冷水脸,让大脑清醒清醒。这两年来,他的头发全白了,比往年也更稀疏了。

  罗征全每天大部分时间就是戴着老花镜审阅诗稿,看着看着就入了迷,有好几次,锅里的饭菜都糊了,他丝毫没有察觉。儿子体谅他,给他买了个小闹铃,时间到点了就提醒他,让他得以专心看稿。“有时老伴儿也会提醒我,‘你锅里都糊了’……”

  罗征全说,做文字工作就如炼狱,夏季天气热,罗征全必须进空调房,有时又不得不进出客厅查阅工具书,如此反复,他还患了两次严重的热伤风。

编委会主要成员合影

  收录民谣

  增添地方文化色彩

  培根说,“从一个国家的格言和谚语里,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才智和思想。”在收录内江诗词的同时,《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还收集了一些儿歌、民谣。

  “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提笆篓。提到内江衙门口,打开后门看杨柳。杨柳树上三重楼,三个大姐在梳头。大姐梳个盘龙架,二姐梳个插花头,三姐不会梳,梳个鬏鬏吊后头。”这首童谣,曾被内江人民广为传唱,阴世全仍记得小时候传唱童谣的画面,关于老内江的记忆碎片,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阴世全介绍,《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收集的民谣反映了内江的风土人情、人文色彩。有些是人们口耳相传,学会会员根据记忆整理出来的;有些是学会会员专门下乡去搜集而来的。民谣的整理收集,为《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增添了别样的韵味,使之更具地域特色,更添地方文化色彩。

  尘埃落定

  “老树”合力开“新花”

  《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的编委会成员中,只有罗正洪懂电脑,大部分成员不懂电脑,怎么办?大家选择老办法——手抄。

  罗征全介绍,编委会成员聚在一起挑选诗稿时,大家拿来的几乎都是手抄本,要逐字逐句地认。每一首诗,都经过反复审核,最后编委会意见达成一致后,就在手抄页上打个勾。最后,精选出近2000首诗稿,统一汇总到编委会里唯一懂电脑的罗正洪处,由他通过电脑输入并打印出来。

  去年1月,《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初稿有了雏形。但部分作者的诗稿格式有问题,而且不同意编委会的修改意见,这让作为主编的罗征全十分为难,最后,罗征全请川大出版社的编辑指出问题,才让作者心服口服。

  在罗征全看来,每一首诗词都是作者的心血,编审的时候都要认真对待,要遵守诗词格律要求。他的书桌上,随处可见《唐诗宋词格律》《中华韵典》《诗韵合璧》等诗词工具书。

  《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的作者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其中不乏百岁老人,如103岁的内江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青石、102岁的隆昌县工商局退休干部罗复康……

  《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的问世,完成了内江诗词界同仁的夙愿。遗憾的是,部分作者未看到这本书出版,就已离开人世。“一些作者在世时,还对诗词集成提过许多宝贵的参考意见,如以前的老主编官福光,老秘书长张克纯、夏太华等。”阴世全说,如今尘埃落定,这本书终于问世,也可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中国诗词集成·内江卷》首发式结束后,编委会成员专门到那些故去作者的家中,将这本沉甸甸的书交到他们的家人手中。(内江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玲玉 文/图)

编辑:刘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