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著名剧作家、诗人周朗

【时间: 2016-07-17 09:20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为读者签名


向图书馆赠书


周朗与《霜叶集》


《霜叶集》中的一篇散文诗

  6月29日上午,我市著名剧作家周朗的散文诗集《霜叶集》座谈会在市图书馆学术报告厅召开。

  周朗,笔名佳桑,国家一级编剧,剧作家、诗人、散文家。他将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陆续发表在《诗刊》《星星》《红岩》《上海文学》《青海湖》等刊物上的散文诗及一部分未刊稿,选出74篇,收录成散文诗集《霜叶集》。这部散文集呈现了他各个时期的人生轨迹,每一篇都值得深深玩味。

  “我老了,正如一片饱经风霜的霜叶。”周朗将这大半辈子的人生经历折叠成了一本散文诗集,每一篇散文诗就如一片霜叶,很薄又很厚……他的散文诗里浓缩着怎样的人生故事?近日,记者走近内江文坛老前辈周朗,翻开他诗意的一生。

  阴差阳错

  “原子弹梦”变成“作家梦”

  幼年,周朗的大姐即教他学习古典诗词,大姐告诉他:“曾国藩每天洗脚时都要背一首诗,你可不可以一天背诵一首呢?”于是,周朗坚持每日背诵一首古诗词。“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每日背诗的习惯,周朗坚持了许多年……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李煜、李清照等古诗词作家,成了他幼年的“老朋友”。

  一开始,周朗并没有想过要当诗人。16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开大学物理系。他说:“那时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心梦想着制造原子弹!”大二时,周朗被检查出患了肋膜炎,只好辍学回到老家荣县养病。

  终日在家无所事事,时而因病高烧难以入眠,周朗不得不从书籍中找寻心灵的慰藉,看书、写诗成了他每天唯一的功课。郭沫若、闻一多、徐志摩、卞之琳、戴望舒等现代诗人,成了他少年时的向往。

  在周朗看来,灵感似乎不容易捉摸,诗好像是偶然得之,是灵魂忽然经受撞击的产物。主要是悟——感悟到诗的“诗眼”,即抓住了诗的核心词句,然后酝酿经营成篇。1954年,周朗写的第一首诗歌《春天来了》在《文艺学习》上发表,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再也停不下手里的笔。

  “写诗写顺手了,我不想回去读书了,想当作家了。”病好之后,周朗去了农村为当地的五一合作社编辑社报写诗。1956年,诗作《春雨》《我在地里守望》《阳雀之歌》等6首组诗发表在《红岩》上。中国当代杰出的诗人臧克家将周朗的《阳雀之歌》选入《1956年诗选》中,并寄短笺称赞其诗歌清新流丽,更增加了他写诗的自信。

  周朗说:“当时提倡写‘大我’。不写三面红旗、合作社、公社化就无法发表。我尽量避免流于口号化、虚假宣传的弊病,尽量从风土人情、四时节令、自然风光、田园景色切入,渲染气氛,抒发感情。得益于此,现在看来,我的大部分诗作经住了时代的考验。”

  正是因为写“大我”常常感到困难,周朗才忍不住写起当时被认为是小资情调的散文诗。他认为,散文诗是写“小我”即抒发个人感情、透露心底最隐秘最应手的体裁。而且这个“小我”,必要时也比较容易和自己认同的“大我”融合。

编辑:刘书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