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麻线

【时间: 2016-08-21 15:27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天蓝蓝,水蓝蓝,苎麻花花开黄灿灿。

  金鹅江边漂白麻,古宇湖畔挽麻团。

  圆圆的麻团抽银丝哟,姑娘巧手手绩麻线……”

  这是我写的歌词《夏布姑娘》,经作曲老师谱曲后,荣获隆昌“唱响石牌坊·共筑中国梦”征歌大赛一等奖。正因为是自己写的,所以对这首歌特别有感情,常常情不自禁地哼唱,唱着唱着,就会想起40多年前那段绩麻线的经历,其中的苦与乐、悲与欢,就会在心中掀起阵阵波澜。

  那时候,我们国家处于特别困难时期,持续几年自然灾害,还要节衣缩食偿还外债。普通百姓人家,勒紧裤腰带也吃不饱一日三餐,而我们“黑五类”家庭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右派”妈妈基本没有收入,爸爸到边远山区支农,姐弟四人,个个都在吃“长饭”,尽管外婆偷偷到大山深处种点不容易被发现的小菜、粮食,时不时还挖些野菜、摘些树叶,但还是常常断炊。吃饭问题都无法解决,四姐弟还要上学,那一学期五六块钱的学费,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尽管妈妈是因为会写文章被打成了“右派”,但我们家还是坚持要孩子读书,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

  为了攒学费,一放假,外婆就带着我和妹妹绩麻线,她计划着花很少的钱,买回苎麻秆,用刀把皮艰难地剐下来,剐成一条一条的原麻,剐得双手全是深一道、浅一道的血口子。

  我和妹妹把原麻拿到河边,摊在石头上,用煤矿深井排水管抽出来的清水漂麻。这水有很大一股硝碱味,泼在原麻上,一会儿稍干了又泼,这样漂个大半天,就不用硫磺熏了。

  漂白了的麻条,挽成一个一个的“麻玉子”,准备一碗清水,一个麻篮,一张小凳子,就可以坐下来绩麻线了。绩麻线需要双手十分灵巧,指尖尖一划,将麻条一分为三,一分为四,再划成若干均匀的、细如雨丝的麻线,把这些长短不一的麻线捻成一条长长的、几乎看不出接头的麻线,一手一手地投入麻篮,晾干后,挽成白白的麻团,绩麻线的工序就算完成了。

  然后,外婆就掰着指头,算着到云顶寨、麻拐寺、雨潭寺等麻线夜市的赶集日子,半夜三更就把我和妹妹叫起来,和邻居小姐妹们提着矿灯,翻山越岭,走十多二十里的夜路,赶场卖麻线。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