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产险一线查勘员迎战高温获《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点赞

【时间: 2017-08-01 11:51 来源:平安】【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近日,全国多地出现高温天气,平安产险一线查勘员迎战高温,为客户提供专业服务,获社会各界一致好评。7月27日,《劳动报》头版刊发通讯文章《高温下的车险查勘员:不怕热,最怕不能及时赶到现场》,报道了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查勘员朱骅在40℃高温下为多名出险客户提供专业、耐心的极致服务的事迹,赞扬平安产险查勘员为“沉默的道钉”。此前,《人民日报》经济社会版详细报道了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定损员丁宝刚团队在“蒸笼”里作业的整个过程,并对平安产险“510极速查勘”爆款服务予以肯定。

《人民日报》:记者体验保险定损员的酷暑一天

原载于:7月10日 经济社会版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顶住下行压力,稳中向好,出现了质量提升、结构优化、后劲增强、空间拓展等更多积极变化。积极变化的背后是新动能在凝聚。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内需,其中,消费支撑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在增强,成为第一动力。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内需从物质型向服务型转变,消费也从物质型向服务型转变。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传统服务业里孕育出大量新服务、新业态,以平台经济、分享经济为代表的服务型消费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新动能处于“风口”,却非“空穴来风”,也需要以实实在在的服务升级为基石,需要万千劳动者的付出。年中之际,本报记者亲身体验了保险定损员这一职业,试着为您揭开新动能的一角,感受新动能背后的甘苦。

趴在灼热路面取证,蹚过齐膝深水查勘——

保险定损员:讲的是细心

拍拍照片、录录资料就能轻松定损?盛夏,记者跟着中国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定损员进行了一次体验。在规模超千亿元且仍快速增长的汽车保险市场里,他们无疑是“沉默的道钉”。

“一个投诉,就可能让你这个月的辛苦全泡汤了”

6月30日上午9点半,一路顶着热浪,我骑着小黄车来到北京西大望路边的祥龙博瑞汽车服务公司六分公司。对接我的,是平安产险北分车险意健险理赔部车物基础作业二区区域主管丁宝刚,他的团队还有定损员小来、小游等人。

丁宝刚介绍,祥龙这个服务点每天处理20—30例定损事故,算是北京出勤率较高的区域。“甄别损失真伪,核定赔付价格,就是定损员的核心工作。”

定损先要拍照留证。拍证件、拍车架号、拍受损面、人车合影,这还不简单?我上手一拍,却几乎都不合格。

“定损取证拍照与普通拍照不同,每一项都是有相应规定的。”小来解释,由于车架号牌在挡风玻璃底下,白天反光严重,拍摄时常需拿出一只手当遮阳伞,保证画面清晰度;拍受损面,既需要特写,也需要近景,让受损真实情况与具体位置都能一目了然。

取证完毕,小来到产险理赔系统后台操作。案件号、被保险人、客户类型、车牌号、报案时间……菜单密密麻麻,看得人眼睛生疼、大脑晕乎。小来麻利地将资料、图片上传后,开出理赔“药方”,包括建议更换车门品种、喷漆品类、维修配件参考价格等。

车险这几年越来越火,车险从业人员待遇如何?丁宝刚说,基层员工绩效工资压力很大。绩效考核包括服务指标和时效指标,其中客户投诉、案件处理时长等都会影响绩效评估结果,“有时,你一个月接了很多单,但几个投诉,就可能让你这个月的辛苦全泡汤了。”

“夜里在齐膝深的水中作业,那个感觉,你能想象吗”

光说不练假把式,撸起袖子加油干。跟小来初步学完实操手册后,我手痒难耐,好想亲自走一单。说来正巧,10点35分,定损员小游接到电话:百子湾南一路附近,有车主蹭到马路牙子,车不能动,需要救援车帮助。丁宝刚说,平安车险在全国推出了“10分钟极速查勘”产品,要求定损中心接通知后,查勘员必须10分钟内到达现场。

事不宜迟,我们火速驱车前往事发地。小游介绍,在车厢内,有摄像头、ETC、定位仪,方便与公司后方联系;在后备箱,有扳手、螺丝刀、打气筒等汽车紧急救援工具箱,方便第一时间给事故车辆开展简易维修、救援。10点45分,我们准时到达事故现场,小游先给车主递上名片和矿泉水,安抚情绪。

乍一看,现场挺干净,也没见车身哪里有剐蹭。小游指着车前底盘下一摊水说,估计是水箱漏了。他俯身趴到地上检查线路,我也跟着趴下去,瞬间感到沥青路面犹如铁板烧,我要熟了!

果不其然,水箱漏水。“这都是经验积累,炎热夏天,常有水箱碰坏事故,干多了,一眼就能判断。”小游说。

取证、记录等继续进行。此时11点多,头顶太阳,小游与我的上衣都湿透了。

丁宝刚介绍,他之前在基层作业时,最怕在夏天定损车头碰撞事故。发动机等设备线路复杂,需要对系统结构、碰撞原理、损坏机理、汽车配件等知识有全面了解,专业难度很大;“这些还可以学,但一打开车盖,热浪袭来,一般人可真招架不住。”

“一路平安”道路救援车来了,我又跟着司机路师傅一阵忙乎:摆放路障设置警示、绞盘放线到足够长度、挂住锁钩牵引小车上拖斗、拉紧绷带防止摇晃。由于事故车辆爬上救援车的最佳位置需要来回调试,调控杆就得反复调节。左边刚升上去,右边又要降下来一点。没弄几下,我手心就发麻。前后折腾了10多分钟,总算调到最佳高度。

“大热天干这个,你们真不容易。”我向丁宝刚、小游等人表达敬意。

“晴天现场定损还行,前一阵北京晚上大暴雨,出事车辆猛增。我们几个夜间出勤,在齐膝深的水中作业,那个感觉,你能想象吗?”小游说。

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