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外公的一封信

【时间: 2017-09-09 10:26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资料图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亲爱的外公:

  您好吗?

  上次来看您已经是五月份的时候,那时我刚找到新工作,工作地点就在离家半小时车程的地方。最近有空,回家整理了一些东西,看到如今空空的房间,突然想给您写封信。

  说来也挺好笑,上大学之前都一直跟您生活在一起,每天朝夕相处,也用不着写信,后来上了大学吧,更多的时候都是电话联系,所以这还是我第一次给您写信。

  家里后院好久没人收拾了,地上都积满了尘土,花台后的墙上已经长满了爬山虎,虽然现在是秋天了,但它们还是绿油油的,茂盛得很。您之前堵上的那个鱼池的裂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裂开了,鱼池里的水已经干了,好在我爸早就把鱼都捞起来放到小区院里的大池子去了。后院门口的那个猫窝,还是您去年亲手做好放那儿的,当时家里大白生了崽,天气又开始热起来,您说门口那儿最荫凉,小猫们待着舒服点,就把大白一家安在那儿了,到现在也没挪地方。

  屋子里的陈设还是老样子,不过搬家的时候外婆带走了很多东西。您也知道她这个人,什么破的、旧的东西都舍不得丢掉,盆子、衣架、香皂、筷子……我们大包小包装了一车,要不是众人极力劝说,她恐怕连您泡的那一坛子酒也要带上。

  您之前一直都说,我们这房子采光不好,白天不开灯客厅里就黑漆漆的。所以您以前就因为白天开着客厅的灯,还没少被外婆唠叨。客厅最右边的那张侧放着的木沙发是您的专座,每天晚上您都在这儿一边拿指甲刀剪着胡子,或抽着烟,一边看电视。只是现在,这张沙发已经盖上了一层灰尘,今后您再也不会坐了……

  一转眼,您已经去世一年多了,回到家里还总是能想起从前的一点一滴。就是在这张书桌上,您教我写一撇一捺,督促我背诵古诗词;就是在这个厨房里,您经常一边哼着老得掉牙的歌曲,一边给我做我爱吃的饭菜,可能您就是太过沉醉在自己的歌声里了,经常多放了油,然后就免不了外婆的一顿责备;就是在这张饭桌旁,您经常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谈古论今,从天涯聊到海北,即使我有时候听得都有点不耐烦了,您仍然说得甚是欢喜。

  回家的路上,车经过我从前就读的高中,然后顺着我曾经每天上学、放学的路开到了家。小区门外有一条约10米的斜坡,以前,每到我放学时间,您就会在这儿等我,有时候您也会站在别人店铺门口,一边跟人聊天,一边往外面望。那时,我经常见您不注意,悄悄地溜回家,您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就回来了,一进门我就哈哈大笑起来,您就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举着手要打我。不过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自己真是不懂事啊……

  现在,在小区门口做买卖的马阿姨一碰见我,还是会跟我提起您,说您是个多么开朗、多么热心的老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几乎认识您的所有人都这么评价您的。小区的保安、楼上的邻居、开茶馆的老板……您平时见谁都是笑呵呵的,住在这片儿的小孩子都特别喜欢您,您也经常像个小孩儿一样逗他们开心,回想自己小时候,也是成天缠着您,走哪儿都得跟着您。

  您的身体一向很好,七十多岁了,很少叫过哪里不舒服,上次您不舒服还是十多年前您牙龈发炎,肿了差不多半个月。正因如此,我们几乎都忘记了您的年龄,在我们的印象中,您一直都是五十多岁的样子,所以也疏忽了对您身体健康的关心。

  去年三月,舅妈打电话告诉我妈,说您病了,得了癌症,电话那头,舅妈急得哭了,电话这头,我妈整个人也懵了。那段时间,我们都骗了您,说您只是肺炎和支气管炎,膝盖骨疼肯定是缺钙了,要不就是风湿病犯了,谁也不敢告诉您真相。那段时间,我回到老家照顾您,您是不是都觉得很夸张?您老是说:“没什么事就回去忙你的吧!”我回道:“我就想回来耍几天,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啊?”听我这么一说,您就大声笑了出来,然后轻轻拍了下我脑门。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