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意识里都有一个“斯特里克兰”

【时间: 2017-09-23 09:19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人生路上,我们就像手握平衡杆、高空走钢丝的杂技演员,在苟且和诗与远方间探索着平衡点。更多时候,我们内心挣扎、纠结,然而很少有人洒脱地丢开一方,这种纠结成就了我们的庸常人生。

  正如圣保罗在大马士革被一束强光罩住,从此皈依基督,成了耶稣的忠实门徒一样,毛姆笔下的主人公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在四十多岁时,突然卸下束缚灵魂的一切辎重,痴迷于画画,对生命来了个抽丝剥茧的刈割,最后,他的身体像被彩蝶所弃的肮脏蛹壳横陈荒漠,而灵魂却如凤凰涅槃一般出窍升华,成就了自己另类、震撼世人的人生。

  毛姆一手拿着手术刀鞭辟入里地解剖人性,一手搭在读者肩上、兄弟一般娓娓述说他亲身经历的这件撼动人心灵的往事,我的心无时无刻不被斯特里克兰无躯壳的灵魂硌得生疼。英国证券经纪人斯特里克兰仿佛魔鬼附体,一头扎进了以往他陌生的绘画领域,攫住他的那种绘画激情,让他对世界上的一切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就像被囚禁在小船上摇桨的奴隶,身不由己。他痛苦的一生就是为他笔下伟大的作品做准备,随着作品的完成,他远离凡俗的、备受折磨的灵魂终于虚脱、偃旗息鼓。

  中国的魏晋名士蔑视礼法,狂放不羁,强调精神自由。以致后来有很多“名士”为了成就狂放之名,故意标新立异,不拘小节,可他们仍能在内心与外表之间找准一个平衡点。而斯特里克兰却是个沉迷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无法也不愿自拔的理想主义者,他打破了长期以来禁锢着他的枷锁,他找到的,不是老话说的那个“你自己”,而是一个崭新的、拥有无尽力量的灵魂,那是一个彻底抛弃躯壳的赤裸灵魂。因此,虽然德克·斯特洛夫夫人布兰奇移情于他,最后因被他抛弃而自杀,斯特洛夫仍不改对他的同情,因为,他看透了斯特里克兰撕开外壳后露出的原始的、冲动的、压倒一切的力量,那种力量像火山爆发一般壮观,那些令人眩目的美的画卷像岩浆一样从他的笔下汩汩流淌,他自己也不可遏制。

  剥掉了外壳,斯特克里兰的喜怒哀乐不再以常人的标准为评判,看毛姆笔下他的外貌:

  “首先是他的红胡子,乱糟糟的,几乎遮住了他的脸,头发也很长;但最让我吃惊的是,他变得极其消瘦。这样一来,他的大鼻子愈发傲慢地翘起,颧骨更突出,眼睛也显得更大。他的太阳穴深陷了下去。面黄肌瘦,简直皮包骨头……他穿着一件破旧的诺福克夹克,胡子拉碴,好多天没刮。我上次见他,他整洁一新,可看上去并不自在;现在,他这般邋遢,却神态自若……”

  他被完全禁锢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尘世的物质对他来说已撂到一边,一种特殊的力量已使他忘情于画画。或者说,他大脑中所有的生物电通道都已瘫痪,只有画画这一条线不仅完好,而且功率强大。

编辑: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