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硝烟的军列(续)

【时间: 2017-09-23 09:20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司令部突出重围

  志愿军对敌人突然展开大规模的反扑缺乏思想准备,转移计划不够周密,战线出现了多处漏洞,敌人乘隙突人,我军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往回收时吃了大亏。以29师来说,自3月25日入朝以来,先是连续18昼夜奔袭,后来由于军情紧急,根本来不及休整,也没有补充粮弹,就直接投入第四次战役和第五次战役。特别是越过三八线后,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强渡昭阳江,抢占709.4高地,切断洪扬公路,为歼灭美军第38团和东线韩军创造了条件。但没有料到,敌人的反击会来得这么突然。(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于5月21日结束。彭德怀总司令决定鸣锣收兵,志愿军和人民军主力开始渐次向北转移。预定担负掩护任务的部队也开始向指定的防御阵地移动。1951年5月21日下午4时,彭德怀等致电各兵团并报中央军委:“第五次战役经过西线、东线两次出击,取得了歼灭美、伪军有生力量近4万人及消耗敌人大量物资装备的重大胜利,破坏了敌企图占领铁原、平康、道川之线,配合元山登陆,夹击我军之阴谋;同时,锻炼了新入朝的作战部队,取得了对美帝作战的经验,争取了准备时间。”“目前,由于运输工具缺少,粮食、弹药接济不上,西线美军又已东援,致使志愿军继续扩大攻势困难增加。为此,第五次战役即暂告结束。”决定将各兵团主力转移至渭川里、朔宁、文惠里、山阳里、杨口、元道里之线及以北。各兵团留一个师至一个军的兵力,从现在位置起,采取机动防御,节节阻击,杀伤消耗敌人,争取时间。然而,我军主力正在拔寨撤退时,敌人以13个师的兵力,沿汉城至涟川、春川至华川、洪川至麟蹄公路的两侧地区,分兵多路疯狂反扑。他们改变建制,以摩托化步兵、坦克分队和炮兵合成“特遣队”,在飞机和海军远射炮火支援下先行突击,撕开了我军战线的若干缺口,然后径直向纵深发展,企图再来一次“仁川登陆”,分割围歼我军。)

  当时,张科长正在拾弄缴获的美军鸭绒睡袋,准备休息,听到我的喊声后立即跳了起来。师首长急令,由张科长率领师直工兵连和侦察连,携带防坦克兵器和爆破器材,正面阻击扑来的敌人坦克;由徐长起科长带领师部警卫连和通信连,对付伴随坦克进攻的敌人步兵;再由侦察连长李长海掩护师直其余人员疾速向后山撤退。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尖厉的紧急集合号响成一片,刚才还是寂静的山谷乱成一团,同志们迅速就位,匆匆投入战斗。

  片刻工夫,敌人的坦克炮打过来了,平射的炮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带着尖厉的哨声,爆炸后震耳欲聋,惊天动地,打得四周浓烟四起。那坦克横冲直撞,闯进森林时柴油机的声音特别大。躲在坦克后面的敌人步兵分队紧跟着冲了上来,来势凶猛,火力密集,机枪打得像炒豆子一般。我在手忙脚乱之中,听到傅副师长嘶哑的呼喊声:“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我们一定要坚决战斗,打出志愿军的威风来!”

  我不由自主地惊惶狂奔着,怀里抱着装军用地图的牛皮公文包,背上背着油印机,跟着战友朝后山跑。敌机呼啸着俯冲下来,凝固汽油弹在身后爆炸,猛烈燃烧的火焰炙烤着我的脸庞。敌人空地配合、步坦配合,形成了密集的火力网。我跑得像兔子一样快,感觉大地都在摇晃,身旁跑过的一棵棵大树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山岩也炸得碎石横飞,身后的战友一个个仆然倒地!

编辑: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