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与蜜裹的内江城

【时间: 2017-11-12 09:53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席兴群作品:“甜的内江”之一


席兴群作品:“甜的内江”之二

  拥有两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内江,其甘蔗制糖业已发展三百余年。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因外糖中断,内江的蔗糖业得到了极大恢复和发展,特别是以糖蜜(俗称“漏子水”)为原料发展起来的酒精工业,对全国军需、民用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为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推动内江蔗糖业发展的,除了本地实业家,还离不开许多曾驻足内江的外地企业家,从当时的文人笔下、摄影家镜头中,我们领略到多样的甜城风情。

  日前,市政协副调研员、文史学者毛建威先生做客内江市图书馆“大千讲坛”,以“蜜裹的内江城”为题,向读者做了一场专题讲座。讲座主要围绕内江糖文化主题,根据文化名人生前所写的日记、年谱等第一手资料,从“金融、实业家发展内江糖业”“诗人、作家笔下的内江”“记者、摄影家镜头中的内江”“著名学者心目中的内江”四部分讲述了文化名人的甜城记忆。这些首次呈现在甜城众人视线里的文化史料,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共鸣,也唤起内江儿女对过去辉煌糖业史的追忆。

  文化名人眼中的老内江:

  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传统的土法熬糖

  上海的著名人像摄影大师庄学本曾于1934年来内江,4月14日,他在日记中写下:“10点隆昌,看到途中运煤的牲口不觉往来,始知到了四川重要产煤区。”“1点40分,过椑木,汽车须驶上板船摆渡过江。”“2点10分,参观资圣寺香山公园。”“内江街道绿树成荫,蜜饯、糖果较姑苏尤过之。”

  当时,同样来自上海的席兴群,是民国知名漫画家、摄影家。他用镜头捕捉了内江土法制糖的画面,并以“甜的内江,咸的自贡”为题,发表组图于《良友》画报上。

  与此同时,内江富有传统气息的制糖工艺,也引来了一些文学研究者的关注。1934年,著名教育家、古典文学研究家陈友琴以中央通讯社特派员身份参加川康考察团,途经内江,写下《甜的内江县》一文,发表于上海《民报》上。

  他在赞美内江沿途风景迷人、商务发达、货币流通颇称便利的同时,也感叹内江土法制糖之落后。

编辑:杨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