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的“嫁衣

【时间: 2017-12-31 08:34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传统装裱师陈伯祥

  内江是“书画之乡”,书画名人辈出。而与书画相伴相生的装裱行业,在内江也拥有悠久的历史,并随着时代不断发展。

  如今,在传统装裱手工艺一代代传承的过程中,新型机器装裱逐渐兴起,并占据了一定的市场。

  解放前的内江装裱市场

  从在石头、金属、兽骨以及竹木上镌刻图画、文字,到缣帛问世,书画艺术萌芽,再到丝织、造纸与书法、绘画的相互作用,装裱工艺得以产生并不断发展。如今,书画装裱,作为我国独特的传统手工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装裱是一门历史悠久的艺术!”现年82岁的陈伯祥感叹。陈伯祥是内江市市中区人,他的表哥廖树森在解放前是内江有名的装裱师傅。

  陈伯祥介绍,解放前,内江城区主要有“仁义永”、“庆云斋”两大装裱店,承包了城区大部分字画装裱业务。1940年,廖树森在父亲的推荐下,进入位于小东街的“仁义永”做学徒。

  “我还记得,‘仁义永’那间二三十平方米的屋子里堆满了字画,大家都喊那位装裱师傅‘苏老板’。”陈伯祥说。

  三年学徒时光,前两年只能打杂,第三年才能真正学手艺,若是中间出了差错,就只能走人。廖树森从学徒开始,在“仁义永”工作了10年,后来,他自立门户,租了一家12平方米左右的店面,替人装裱字画,因为手艺精湛,曾与马怀忠、秦龙章并称为内江的三大装裱名匠,“店内来往的人络绎不绝。”陈伯祥说。

  在陈伯祥的记忆里,当时来装裱字画的人,几乎都出身于大户人家。那时候,每到逢场天,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书画爱好者在逢场天将字画送来店里装裱,约好日子来取。

  “那时候不比现在,字画不讲究多少钱一尺,名家的就值钱,喜欢的就值钱。所以,装裱的价格也是看人收费。”陈伯祥说,遇见不熟的人,可能价格虚高一些;若是熟人,甚至不收钱,对方拿一盒烟、一包茶叶,师傅就愿意替他们装裱。

  抗战胜利后,内江新开了几家装裱店,“丹青引”就是其中一家,店老板是梅晓初、晏济元、梅鹤年等几位内江本地的书画名家。与“丹青引”齐名的,就是内江糖号、钱庄的股东黎端赐所开的“小米家”,位于大西街。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