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雪趣

【时间: 2017-12-31 09:00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在我的童年时代,虽然老家处于南方的小县城,但临近春节,总会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如期而至。

  有一年冬天,凛冽的北风刮过后,天空开始暗淡下来。父亲有经验:这是要下大雪的先兆啊!

  果然,第二天一早,天空变得格外明亮。推开窗户,大雪纷飞,似鹅毛,如白絮,风儿带着它们轻盈地舞蹈。目光所及,到处是白皑皑一片,把整个小县城装扮成冰雪世界。

  母亲早早地生起了一盆炭火,屋里顿时暖融融的。她带着几分欣喜和急切,穿上棉袄,戴上围巾,挎上竹篮,赶在下雪天外出,趁着还没涨价,把市面上那些紧俏物资“抢”回来。

  吃完热乎乎的早餐,姐姐也“全副武装”,提着滑板车,叫上我们小哥俩滑雪去。下雪就是感召,小县城的孩子似乎都出动了,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一个坑,发出“格哧格哧”的声音。雪地里,满是欢快的笑声。

  姐姐用小“平板车”载着我们在雪路上奔跑。搁平常,她是无论如何也拉不动的,但雪花似乎激发了她的潜能,她拉着我们跑起来。奔跑了一阵,她的小脸蛋涨得通红,额头有细汗渗出。我们换班,让她坐在滑板车上赏景。姐姐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吟诵出赞雪的诗句。

  途中,见一位大爷牵着一个小姑娘。那小丫头摇摇晃晃,偏要往雪堆里走,胖乎乎的小手摇着一棵铺满雪花的小树,雪纷纷落下来,撒在她的小脑袋和身上。她抿了抿小嘴,用稚嫩的声音喊道:“爷爷,雪很甜,您也尝尝呗!”

  还有不少小孩子借着小山坡,用各式各样的滑具,从“高台”上顺着临时形成的雪道飞驰而下,传来一阵阵惊叫声和欢呼声。我们遇见了同学张强,他正在跟别的同学打雪仗。我和弟弟当即参加了“战斗”,玩得十分过瘾。张强当司令,恰逢我们这边“减员”厉害。按规则,只要谁被雪球击中,就等于受伤,不能再投入战斗。我们扩军后,趁间隙,抓紧用雪捏了大量的“手雷”。从一堵矮墙观察了敌情后,张强决定从后面包抄,给对方致命一击。我们端着木枪,荷包里装满“手雷”,悄悄地摸过去,出其不意地发起了冲击。顿时,雪球纷飞,欢闹声响成一片,雪球砸在身上并不痛,雪路滑,更增加了战斗的趣味性。最后,我们赢了,把红旗插上了制高点。

  我们带着胜利凯旋,看到沿路都是造型各异的雪人和雪做的小动物,栩栩如生。我们家楼下,也堆着一个滑稽的小丑,斜插的红萝卜是它的鼻子,戴着一顶破草帽,手里还拿着一把旧蒲扇。那会我家还没有照相机,我们只有在脑海里将它定格,不舍得让它消融。

  多少年过去了,我现在安家的这个城市很少下雪。偶尔飘雪,也只是星星点点,悄然而止。每年深冬,我总会想起童年时那些下大雪时发生的趣事和场景,心里溢满温暖和怀念。(刘兵)

?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