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场往事

【时间: 2017-12-31 09:04 来源:内江日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秋高气爽的云顶寨,山峦起伏,群山叠翠,我们几个老邻居相约去登山,去寻找离古寨不远藏在深山中的茶场。茶场已经没有了,只有一排排茶树还在,还在诉说着当年的一些往事。同来的邻居大哥就是当年的茶场知青,看见茶林,他激动得语无伦次,兴奋地跟我们讲述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1966年5月,他和隆昌244名知识青年及社会青年,到云顶青年茶场落户当了一名知青,这是隆昌境内最早的知青点。初到茶场,一片荒山野岭,茅草齐腰,毒蛇出没,野兔窜跑。半山腰上两排土墙房,男女各住一排,有食堂,有炊事员做饭。他们放下行李,安顿好宿舍,就开始了茶场生活。

  杂草丛生,荆棘遍地,他们要把这荒山开垦出来种上茶树。全是20岁左右的青年人,血气方刚,朝气蓬勃,干起活来像猛虎下山,快当麻利。半年功夫,荒山变成了一行行整齐的茶陇,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茶场初具规模了,一条条小路掩映在绿色之中。放眼望去,一簇簇、一沟沟、一溜溜、一坡坡、一湾湾、一排排,汇成一层层绿波,在山巅、山谷、山脊、山坳间涌动。茶树上悬挂着露珠,晶莹透亮。暖阳下,那挂着露珠的嫩茶尖,吮吸着山间的精华,蓄藏着大山的灵性,像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探出头来,在清风明月中梳妆,在晨露静默的天地间沐浴阳光。

  大哥说,当年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才知道。那时生活特别艰苦,平时根本没有油水,很难得吃上一次肉。有个月,他们发了6元的津贴之后,就发起了去云顶场街上打平伙的倡议。结果闹腾了半天,只有8个小伙子去了,那一顿吃了他们津贴的一半。他们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心痛,回去却绘声绘色地说起吃馆子的情形,故意“眼气”没有去的人。

  茶场里有个漂亮姑娘,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她每天沉默寡言,默默地干活,再苦再累都不倾诉。有个小伙子被她的美貌迷着了,常常有意无意找机会和她说话,开始她不理,小伙子就天天摘一束山上的野花送给她,她看也不看。小伙子锲而不舍,把花插在她的窗户上。终于有一天,小伙子看见花儿插在了花瓶里,不久就有了他们徜徉在茶山上、走在林荫深处的身影。等晚霞飘远,暮色来袭,茶林在夜幕里睡了,他们开始了喁喁私语。他们的情话就像那湿漉漉的雨雾、翠绿绿的茶叶。

  我们站在山顶上,一边听着大哥的茶场往事,一边眺望远方,云落山腰,偶尔有一些鸟儿飞起来,那茫茫的云海,似一幅水墨丹青。大哥抚摸着他们当年亲手种下的茶树,眼角泛起了泪花。突然,他俯下身捧起一把泥土,双肩抽泣,继而放声痛哭起来。他哽咽着说,我的青春、理想都留在了这里,我们抱怨过、自豪过、哭泣过、欣喜过,体会过生命的苦累和坚韧。

  当年的茶场,丰富了大哥他们那批知青的人生经历。如今,那些往事已渐行渐远。但这一棵棵茶树,记住了他们。(邓训晶)

编辑: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