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的歌

【时间: 2018-01-07 10:08 】【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这首尹相杰、于文华演唱的《纤夫的爱》,曾经风靡一时,红遍全国,两位歌手也因此享誉歌坛。

  你看,荧屏上,风光旖旎的河,悠然漂浮的船,船头坐着尽显风流的靓妹,岸边走着边拉边唱的帅哥……此情此景,好一幅船家乐、纤夫乐、拉纤乐的浪漫画图!如实说,画面美,音乐美,意境美,唱得尤其美。然而,作为反映真正的纤夫生活的作品,却委实不敢恭维。道理很简单: 稍有生活知识历史知识的人都能判别,这是文人们心造的幻境。

  拉纤,向来是一桩极苦极累也极危险的营生,抢滩简直就是闯鬼门关! 而纤夫在旧时代则是极卑微极低贱的社会底层,拉纤也决不是轻松浪漫的爱情之旅。“脚蹬石块手抓沙,为儿为女为冤家。纤藤勒进肉里头,眼泪汪汪往前爬……”川江号子吼出了纤夫生涯的严酷。大诗人李白早在一千多年前也曾吟咏:“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水浊不可饮,壶浆半成土。”更是一首真实得让人心酸、催人泪下的纤夫曲。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两年,我出生在沱江边的一座小城——资中。家住大东门城门洞,出家门几步便到江边。那时候,成渝铁路尚未修建,公路汽车也都寥寥,李白感叹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固然指的是四川盆地四周“猿猴欲渡愁攀援”的高山,但盆地中间,除一块川西平原外,其余多半是丘陵,照样的“蜀道之难”。交通运输靠什么?旱路只能靠挑夫苦力的肩挑背扛、轿子滑竿,沿江便依靠水路行船。四川境内,江河纵横,大小河流九十多条,全省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县、市都通航。资中便是沱江上游小有名气的水码头。

  沱江通航起于赵家渡,船工们吼道:“赵家渡有个厚草坝,石桥简州摘红花。阳县城墙围得大,中间有个活菩萨。资州有个上河坝,铁匠街的妹儿美如花。”从简阳、资阳、资中顺流而下,唱到泸州,进了长江直唱到重庆。儿时,常到江边摸鱼戏水,看百舸争流的热闹。扯起帆篷顺水走,拉起纤藤赶上水,便是见得最多的景象。听纤夫吼号子,也就是家常便饭了。有时,为了听几句好听的号子,一群孩子不紧不慢地追赶着拉纤号工,要跑出好远好远。说真的,那时候只是图好玩,看拉纤的一个个全身赤裸,青筋暴出,脚蹬礁石,双手着地,一人领头,众人应和,只觉得特有意思,并不理解个中的劳苦和艰辛,不明白那些好听的号子中和着血掺着泪。不过,倒也没看到“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的悠闲和浪漫。

编辑:李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