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梦,梦一生

【时间: 2018-07-31 09:44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资料图

我刚上小学那年,两个叔叔一起参军了,爷爷骄傲得仿佛自己当了兵一样,说话声音都高了八度:“咱家一下出了两个军人啊!”最后那个“啊”字,爷爷咬得重重的,潜台词是:了不起,了不起!那几天,我家像过年一样热闹,亲戚朋友都来祝贺。

  两位叔叔穿上军装后,那英姿飒爽的样子,让我羡慕极了。军营梦,就像一颗种子,撒进了我的心里。我向往着有一天,我也会像叔叔们一样,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军营更加痴迷了。叔叔们每次回来,我都缠着他们讲部队的事。那时候,我是孩子头儿,领着一帮孩子玩。我们每天都变着花样玩“打仗”的游戏,我指挥着他们在村头的打麦场里“操练”,立正、稍息、齐步走!那时伙伴们谁都不愿意当反派,为了哄演“反派”的伙伴,我把自己的小人书和好吃的全都奉献出来。所以,每次“打仗”,我都是胜利的英雄。我陶醉在那种自豪感里,觉得自己真成了征战沙场的军人。

  美中不足的是,我没有一身绿军装。有一次,城里的表兄来玩,他穿了一身绿军装,我很眼馋,眼睛使劲盯着他的绿军装。我百般讨好表兄,在我的“猛烈攻势”下,他终于答应把军装借给我穿半天。我穿上那身军装,不大不小,正合适。我兴奋得手舞足蹈,一路狂奔,去向伙伴们炫耀。后来,妈妈还带着我去照相馆照了一张像。照相时,我扛着照相馆里的道具枪,挺直腰板。照片上的我,真的是“英姿飒爽”的样子。

  后来,叔叔们告诉我:“想当兵,光玩打仗游戏、穿军装可不行,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要身体好,学习好,品德好。”在叔叔的鼓励下,我开始努力学习。

  高三毕业时,我考上了大学,从此与军营失之交臂,但是我心中的军营梦依然如初。大学军训时,我把自己当成一名真正的军人,严格按照教官的要求去做。军训结束的时候,我黑了,也瘦了,但是却无比快乐,因为教官说我的军姿是最棒的。

  参加工作后,我被调往山区任副乡长。山区经常有火情汛情,为及时抢险救灾,乡里成立了“民兵连”,我也加入了“民兵连”,我们还发了迷彩服。终于穿上了自己喜欢的军装,我高兴得舍不得脱下来。工作期间,我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村里发生火灾、泥石流险情,我总是冲到最前面。工作几年,我得到了老百姓的肯定和赞赏。我知道,我心中的“军营梦”已经转化为一种精神和力量,指引着我的工作。

  如今,我心中仍有一个“军营梦”,甚至看到穿一身军装的人就觉得可亲。有当兵的朋友说:“军队生活很艰苦,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对我来说,没有穿上绿军装,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不过,我的军营梦,会梦一生。这个梦,也会激励我一生。(王国梁)

编辑:戴安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