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脊上的寺院

【时间: 2018-08-08 16:25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初夏的一天,过午,与好友一道去了一趟凤凰禅院。

说凤凰禅院,知道的人或许不多,在当地,人们称它为凤凰寺,坐落于威远县黄荆沟镇凤凰村和尚山麓。

山门右侧,巨石矗立,其上老藓缘壁,石花间布。半中间,题嵌“我来念佛”四个大字,字字朱红。问及年代,好友说此系明朝所刻,寺内简介中有记述。或许,在古人看来,念佛洗心,能够化苦恼为快乐,化束缚为解脱,体验到从未有过的清静之境。故而铭于石上,传于后世。

外观寺院,依山而为,顺脊而建。保持着基本的寺庙建筑格局,前立山门,仿古建筑结构,翘檐,下面是黑底金字——“凤凰禅院”,柱壁为明黄;两侧的门被红砖封堵,露出顶部扇形面,分别题有“麃苑”和“祗园”,也是黑底金字。山门柱上有对联两副,印象最深的一副是“诣菩提场登寂灭殿,到圆通路入解脱门”。

拾级而上,两尊石狮蹲守在门前。入得山门,右侧靠岩建起天王殿,红柱青瓦,柱上盘彩龙。天王殿内供奉着慈眉善目的弥勒佛,殿前高悬“弥勒宫”牌匾,一旁挂红彤彤的大灯笼。弥勒佛右侧有大门一道,谓“正法久住”门。

凤凰寺已经历了四百余载风雨。受累代战乱和天灾以及宗教政策的影响,其几度兴与衰。它的延续和维护,完全依靠民间的自觉行动。

只是,我无意去探寻几百年光阴里的那些传说故事,只想找到一条上山的路,登顶一望——这座建造在山脊上的寺院,会有怎样的与众不同。

好友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微笑着往前一指,“路在前边。”

前面是陂陀的斜径。路侧有矮立的灌木,丛生的野草,以及几片新鲜的落叶……继续朝上走,路侧乱石缝中突现一堆花,朵朵一个样——单生于花茎顶端,花呈喇叭状,色粉红,花瓣6片。它们娇娇俏俏地挤在一起,抱着,吻着,痛快地享受着这初夏的好时光。我把身体放得很低,仔细地数数,这堆花竟然有四十朵之多。

这花我认识,是独蒜花,又名旱地水仙。“开得真好,我喜欢你们!”那一刻,我脱口而出,毫不掩饰一见倾心的欢喜。

“阿弥陀佛!”山顶传来浑厚的男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好兴致。”一位黄衣法师缓步走来。我有些惶恐,以为扰了别人的清修,急忙道声“阿弥陀佛”表示歉意。彼此交谈几句,方知他是我的老乡,到这里已经近十年,比寺院主持在此的时间还长。问他想老家不,他抬头望向远方,又很快转头,脸上无比平静。“无论我身在哪里,家都在这里。”他用手指了指心口。我们也会意一笑。“我还有事情要做,施主请便。”说完,他便开始洒扫庭院。我们轻轻地从他身边经过,没有说话,我甚至听到清风过脊的声音。

往上,历磴数十级,见一新亭,悬挑在外,两根钢丝绳斜拉固定,悬而不危。与好友亭中小憩。见崖下村屋二三座,屋后簇拥着疏朗高树,屋侧有层层田土,庄稼和蔬菜相间,入眼全是绿。再往下,是一条幽深的峡谷。风从峡谷中生起,穿过竹林和青草,在我们的身边缠绵不去,让人心旷神怡。“旷然出尘境,忧虑澹已忘。”唐王武陵曾在诗中表达过类似的心境。

峡谷对面,树木稀少,峭壁陡岩,势甚纵横,与这边迥异。亭旁有路可通阴间十二殿。我下去看过,里面供有几尊菩萨,有的已是断臂残身,略显颓像,心下叹惋。

返回,走中间石梯直接往上,又有一平台,四下愈见开阔舒朗。左右峡谷深切,山脊愈显狭仄。正是如此,让我们无比感慨建造者之匠心。殿、亭、路,安排自然,丝毫不显局促。在这里,既能一览无余地俯瞰山村的迷人风光,还能看到城里难得一见的蓝——这种蓝,仿佛在牛乳中浸润过,蓝得柔软,蓝得透彻。白云薄如蝉翼,却略带笔锋,大气磅礴地一路铺展,并像峡谷一样推演曲折的纵深。“登高望远,美不胜收!”好友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句。

继续往上,便达山顶。上有佛殿,较山脚和山腰的大,是为大雄宝殿。殿中供着一尊高十米左右的千手观音,进门左边是地藏王菩萨,进门右边是如来尊者。 两边高挂一百零八罗汉的画像。大殿庄严肃穆,梵颂声声,让人顿入一种空灵之境。

暮色四起,我们始归。(樊碧贞)

编辑:戴安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