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老青年”爱K歌

【时间: 2018-08-20 17:36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文艺老青年”是刘建勋的网名,64岁,中等身材,寸头,戴一副眼镜。每天在大洲广场欢歌跳舞,享受旋律带来的快乐,是他生活中的最大乐趣。

十几年来,从几个朋友之间自娱自乐,到如今为路人提供两元一首歌的点唱机会,他的“露天KTV”摊位有了许多忠实粉丝,年龄最小的仅仅几岁,年龄最大的已经八十多岁,活跃在欢歌笑语中,刘建勋表示自己越来越年轻了。

夕阳落下歌声响起

一边是杨柳依依,清水湖畔,一边是车水马龙,美食飘香。位于两者之间的大洲广场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们:拄着拐棍散步的老人,相依相偎的年轻情侣,奔跑撒欢的“熊孩子”……

不一会儿,一首年代久远的老歌响起来,浑厚而又苍老的声音,寻声望去,这是刘建勋的“露天KTV”开工了。一名穿着绿色格子衬衫、黑色长裤,背着黑色背包的老人正兴趣盎然地唱着《东方红》,老人齐耳短发,梳得一丝不苟,并用黑色的发夹固定,她右手拿着话筒高声歌唱,戴着手表的左手握紧拳头,挺胸收腹,像是用尽力气一般。

“这位老人家叫易淑明,已经84岁了,她是一名退休干部,几乎每天都要到我这里来唱歌,说是为了锻炼身体。一次唱十几首,革命老歌是她的最爱,我还专门为她做了一份歌单。”说着,刘建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这是一份手写的歌单,有将近一百首革命老歌。

在“露天KTV”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刘建勋忙着与朋友们招呼聊天,随后给记者一一介绍:那一名染着红色短发的中年女子,是这里的忠实粉丝,那一名穿着黑色外套的微胖男子,是老朋友,偶尔会到这里高歌一曲。

正说着话,一名穿着碎花裙子的小女孩小跑着来,笑着喊:“公公好。”

“哎,乖。”笑答着,刘建勋忙不迭从包中翻找出一把花生和几颗糖果,笑着放在小女孩手中,小女孩道谢,笑着跑开了。

不知情的人问道:“老刘,这是你外孙女呀!”刘建勋笑道:“不,朋友的孙女,经常到我这里来玩。”

刘建勋的曲库里一共有一千多首歌曲,2元钱点唱一首歌,来唱歌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化,他不为挣钱,只为大家图个乐。

“我做这个纯粹是兴趣,收费就当交个电费、设备费就好了。”

热爱乐器十余年

刘建勋告诉记者,他爱上音乐是在初中。那时候,音乐老师不仅教他们唱歌,还教乐器、乐谱。

“老师会吹笛子、拉二胡、弹钢琴,常常是一边演示一边教。跟着老师,我学会了做笛子、做二胡,业余时间就和同学们一起唱革命歌曲,那时候可好玩儿了。”

上世纪70年代,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刘建勋接触到了电子琴,日夜摸索,很快他就能弹得行云流水。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刘建勋和朋友组建了业余乐队,空闲时候,就和朋友拿着二胡、笛子等乐器到沱江边的一棵大树下吹吹弹弹,边唱边跳,吸引许多市民围观。

偶尔,刘建勋还试着自己写两首歌,不外传,自娱自乐。度过了一段快乐的青年时光。

后来,大洲广场被改造,他们的活动地点就从大树边搬到了水池边。刘建勋会的乐器也越来越多,他最爱的是电子琴,每天都要弹一会。

“后来我们想,光是器乐还不够,还得弄点音响才有氛围啊。”于是,刘建勋所在的器乐团共五人凑足一万元,买了音响、话筒、显示屏等设备,晚饭后在大洲广场娱乐。

从团队成立,到如今已有了十余年,成员们有的忙着带孙子,有的去外地旅游了。这个盛夏,只有刘建勋和另一位成员门殿君。不过,刘建勋的朋友却越来越多了,有的甚至从威远、隆昌等地赶过来一起歌唱,更有甚者,成为了刘建勋的徒弟。

快乐的“文艺老青年”

“我自认弹电子琴技术还是可以的,在圈内也小有名气。过去还有成都的朋友专门跑我这里来学电子琴,我教了他们一年多,个个都学得不错。”

每天白天,刘建勋在家里做家务活。傍晚,他就骑着电瓶车来大洲广场。从六点多一直到晚上九点多。

采访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热闹褪去,人群渐散。为避免深夜扰民,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刘建勋收好折扇,和同伴门殿君一起把板凳重叠整齐并放在手推车上,音响、显示屏用绳子固定好绑在车上,布匹盖住,一人骑着电瓶车,一人推着手推车,驶向几百米远的巷子深处。

一栋老居民楼的楼梯口,两人停下,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门,不到8平方米的小空间。将所有设备放进去,收拾一下,关门,“吱呀”一声。一天的歌舞活动结束了,但刘建勋心中的音乐没有停止,他哼着歌,伴着星辰,走向了回家路。(李静)

编辑:刘书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