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棉”的锦绣年华

【时间: 2018-08-24 15:15 来源:内江晚报】【字号:

斗地主赢真钱可提现 www.acamp.net

艰辛而温暖的回忆

“我是1980年进厂工作的,在纺织车间担任织布挡车工。我的父母、弟弟、弟媳,一家人全都在棉纺厂,这里不仅是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更是我的家。”说着,杨青瑜有些泪眼朦胧。

杨青瑜出生于1963年,母亲是内棉老工人,她从小在内棉长大,在内棉的技校上学,吃着内棉食堂的馒头成长。进厂工作后,她一心想着学技术,每天工作之余,她总爱在车间练练技术,即便是回到家,但凡能找到一根纱线,她就要拿到手里练习打结。

“棉花成纱、成布的过程中,会断裂无数次,我们需要将这些断裂的线头接好,要求好、快、准,得反复练习。”因为每日缠绕线头打结,杨青瑜的手指上被勒出无数伤口。

1984年,杨青瑜被评为全省职工劳动模范,她至今以此为傲。“不仅是我,当年内棉的每一个工人都非常吃苦耐劳,大家团结合作,才会有那样强大的棉纺厂。”

建于1958年的内棉,曾是川内第二大棉纺厂。老一辈工人张玉华,如今已是80岁高龄。

“1958年,我们进厂的时候,还没有齐全的厂房,只是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1.5万纱锭、540台织布机,一大半设备露在棚子外边,用塑料布遮住。”张玉华回忆。

没有完善的住宿条件,她们就住在当时的“牛公馆”:上面搭着木板睡人,下面喂猪和牛,臭气熏天。后来还在火车站附近的仓库住了一段时间。每天三班倒,来回仓库和棉纺厂要半个多小时,路上有女同事曾经遇到过不法之人,之后上下夜班的同事通常选择结伴而行。再后来,圣水寺也一度成了工人们的住宿场所。因为离得近,比较安全。几百个工人挤在一间大房间内,床铺密密麻麻挨着,过道只能放下一只脚。

这样艰苦的条件,催生了工人们的奋斗精神,也让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她们忙碌在清棉、梳棉、并条、粗纱、细纱、络筒、整经、浆纱、织造、整理等工作中,生产原色化纤、纯棉的棉纱、棉布等十余个品种。订单数量随着口碑与日俱佳。

1965年,开始扩建厂房,女工们到沱江河淘沙、挖鹅卵石,男工人抬石头,拉船充当“纤夫”。此间,新招了一大批职工。张玉华所在的细纱车间,设备与工人数量都有所增加,她不仅要工作,还要负责教导新人。厂房扩建后,第一批生产的棉纱送到市里展览,受到许多夸赞。

厂里喂着猪,工人们空闲时会去附近割猪草,然后送到食堂,还会互相比赛,看谁割得多。夏天,大家会跑到河里洗澡。

后来,车间增添了机器,订单数量更多了,棉纺厂也在不断扩建,新修食堂、电影院、学校、澡堂,用老工人的话说,那就是一个小型社会。

再后来,张玉华结婚,儿子、儿媳也都在棉纺厂工作。厂里福利待遇不错,有幼儿园、小学、医院、车队、招待所,夏天还发白糖、绿豆、奖金。“我记得食堂的馒头、蛋糕最受欢迎了,我们一家人经常去吃,花钱也不多。中午就在筒子楼走廊边煮饭,空心菜在水里烫熟,放点盐,就是美味的午餐。一层楼住着七八家人,互相串门,分享见闻,别提多快乐了。”

退休后的某一天,张玉华得知内棉被拆了,忍不住流下眼泪。

编辑:刘书香